“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巍澜】冬(甜)

#冬天太冷了ddl太多了就想写点小甜饼治愈一下
#啊南方孩子好想看雪QwQ

伴着天气预报上骤然下滑了好一截的温度变化折线表,冬天伴着呼啸的寒风翩然而至。

屋里,赵云澜斜躺在沙发上,搂着张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只蛹,眯着眼睛去看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沈巍在给他煮粥。

说来有点损赵云澜赵处长的英明,前几日处里要去海星鉴开个年终总结暨新一年工作计划研讨会,结果把自己给作感冒了。

本来这种好差事一向是落在祝红头上的,无奈祝红又到了每月的特殊日子,就着冬眠期窝回蛇洞去了;而面团子郭长城又肩负着写全处年终报告的使命,赶ddl赶得紧,硬生生熬成了兔子眼,心疼如楚恕之差点把处长办公室的门砸了,不过也只是差点;而前段时间郭长城相亲被楚恕之搅黄之后,两根棒槌不知怎么突然就开了窍,这不,今年郭长城正谋划着把楚恕之领回家见个家长,为此,楚恕之好悬没把附近商场跑个遍去买见面礼,但也愁得三米内生人勿进。

大庆自降温那日出门被冻成傻鹌鹑后,扭头就钻角落猫窝里冬眠了,林静还暗戳戳想哪天把大庆逮来做个试验,看看这是不是什么新的冬眠猫物种,嗯,如果忽略他手臂上几条猫爪状血痕的话,大概还是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信度的,只可惜年关将至,他挂名的那家寺庙紧急开了几场座谈会,抓紧筹钱置办新一年的装修,寺里拉壮丁,林静贵为达摩后人也没能幸免。

所以数来数去,这顶顶好的差事就落在了赵云澜身上,沈巍倒是想替他去,只是他要是去了,这年终总结大会怕是要变成“结巴大会”。左右赵云澜就是去次年会,来去不过两天时间,大部分时间呆在室内,也不怎么样冷得着,但厉害就厉害在赵云澜把自己作病了。

 

赵云澜其人英俊潇洒,诨号特调处一枝花,在没遇着沈巍之前,不办公务时花天酒地,要多骚包有多骚包,就差没摆着他那孔雀尾巴了,遇着沈巍后,大美人在侧,比下去也没什么,只是周围少不了有人觊觎他手里这块香饽饽,莫名有了危机感,赵云澜自觉不能坠了威风,舍了五颜六色的衣服,走起了低调奢华的路线,又是另一般风华。

奈何沈巍在时尚这块一窍不通,每次赵云澜问起来多半是回答“你穿什么都好看”这种直男标答的,虽然赵云澜疑心他想说的是“不穿最好看”,但这种回答正人君子如沈老师是万万无法在白天说出口的。

总之,赵云澜虽然听了这答案有点想掀桌子,但偏偏心里又像抹了蜜一样甜,毕竟他知道沈巍必定是这么想的,甚至哪天他脑子一抽往深山老林里一钻,待个十天半个月,野人似的出现在沈巍面前,他家轴了一万年的媳妇眼神都不会变一下地觉得他最好看,想想就觉得……非常有安全感!

相思如情丝寸寸长,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走之前,赵云澜对沈巍卖了个惨,心疼得沈巍差点没色令智昏,把海星鉴一刀斩了以全赵云澜不去年会之念。但沈巍到底还没这么昏,只怔怔看见赵云澜从衣柜里取出了一件…自己的大衣?

“睹物思人嘛。”出门前,赵云澜披了那件黑色的长风衣,把沈巍的青色风衣挂在手臂上,眉梢含着笑意俯身一吻落在衣服上,连带着把沈巍的耳朵根也染上了浅红色。

 

贵人出门多风雨,赵云澜出门则是招风雪,本来若有似无在地上混着抹了灰色一片的雪忽就大了起来,等两日后从海星鉴出来,雪已经积了近一尺深,松松附在地上,和着冰渣子,一踩凹下一块。周遭树枝被雪压得垂落下来,又在大风过后抖落满身覆雪,重新直起了腰身,传来簌簌的响动。遥望远处,雪覆盖下的景色开阔而柔软,像……沈巍眉眼弯弯对着他笑。

 

赵云澜心念一动,已经寻了处积雪较深的地方,试图把雪堆砌起来。赵云澜带了双手套,白色的,耐寒的很,是沈巍在他出门之前塞他背包里的,可雪融化在他手中后渐渐渗进了手套里,赵云澜“啧”地脱下浸了水的沉手套,刚想先扔在地上,动作一缓,小心折好,笑着放进背包侧边了。

赵云澜的动手能力着实有限,说是雪人就是雪人,一点折扣都不打,就是两个雪球竖着放,赵云澜琢磨了会儿,又低头去堆第二个雪人,冷得不行了就把手拢起来放在嘴边呵气,或是夹到腋下回温了继续堆,等两个差不多有赵云澜一般高的雪人堆起来,赵云澜的手也差不多冻得没有知觉了。

赵云澜浑不在意地把包里那件青风衣拿出来抖了抖,披在了左边雪人上,小心掖好,又脱了身上那件风衣摆在右边雪人上,身上只剩了件单衣,这就算了,赵云澜迎着呼呼作响的寒风吹毛求疵地调整好衣服的位置,还嫌不够,又在雪人前面的地上划了“巍”和“澜”两个字,这才心满意足地取景拍了张照。

 

“好不好看!”沈巍刚下了课,周围呼啦啦围了一圈临时抱佛脚准备期末考的同学,举着习题想要文,裤兜里手机就震动了下,沈巍抱歉地笑了笑,示意有点事先出去一下,走到教室门口打开手机就看见这么条微信,附了张两个雪人的雪景图。隔着网线都能感觉到赵云澜嘚瑟地摇着尾巴求夸奖的神情。

“好看,赶紧穿上外套,别冻着了。”

赵云澜瞄见前两个字就得意地关了微信,成就达成,至于后面的,赵云澜自诩身体倍儿棒,自动忽略了后面那半句,捂了会儿手,渐渐有了些知觉,才去收沈巍的风衣。等再去收黑色风衣的时候,风衣里面已经有点浸湿了,赵云澜抖了抖风衣穿上,冷得一机灵“阿嚏”,擦,赵云澜暗道了声不好。

 

赵云澜归心似箭又忧心忡忡地往家赶,归心似箭自然是因为想见沈巍,忧心忡忡嘛,赵云澜又一个“阿嚏”,往车里的小垃圾桶里团了团纸巾,扭头一瞥,纸巾篓快溢出来了。

 

等回到了家,赵云澜猛抽了下鼻子,沈巍的脸就冷了下来,把暖气又调大了点,扭头钻进了卧室丢了两件衣服到沙发上,钻进了厨房,这过程中半个眼神都没给赵云澜。

 

赵云澜恹恹在沙发上醒着鼻涕,心里已经飘过了一万句话,“媳妇还是关心我的,媳妇好凶,媳妇生气了,刚刚媳妇瞥了眼我旁边的垃圾桶好像更生气了,感觉哄不好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等沈巍从厨房里盛了碗姜汤,冷着脸放到茶几上就要转身的时候,赵云澜伸手拉住沈巍的衣角往沙发上一拽,沈巍不防就往后倒,还能来得及用手撑了下沙发沿,往赵云澜那个角另一边倒,免得压着赵云澜。

沈巍的动作快,赵云澜的动作更是利索,在沈巍还没坐稳之前,赵云澜身子一歪,仰躺下来,头已经枕到了沈巍腿上,混着鼻音的话语含含糊糊,“宝贝儿,媳妇,小巍,巍巍,别气了,我错了……我病了,唔……难受,要安慰要抱抱~”还不忘抬手去搂沈巍的腰,可谓病可以生,豆腐不可不吃。

沈巍垂眼去看赵云澜撒娇,脸上的冷意登时绷不住了,好笑又好气,用手背去触赵云澜的额头,触手处微凉,这才长舒了口气,抽了纸巾放赵云澜手里,“你先把姜汤喝了,我去煮点粥。”把赵云澜扶坐起来,末了还虚搂了下,别别扭扭嘀咕了句“抱抱”,飞一样地去了厨房。

 

赵云澜借着撒娇赚了个便宜,鼻子却难受得紧,没心思做旁的事,又侧躺回沙发上,眯了会儿,没睡着,正是无事可做,目光往旁边一扫,落到了沈巍放茶几那的手机上,伸手捞了过来。沈巍的智能手机被他用成了老人机,除电话短信以及工作必须的微信外,就只剩下系统文件和应用了。

赵云澜熟练至极地输入了密码——沈巍的手机密码还是他给设的,沈老师是个死心眼,家里所有的密码都是他们家的门牌号,摁开了手机,赵云澜忽地感觉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狐疑地摁关了屏幕,又摁亮了。

这次,赵云澜清清楚楚地看见锁屏是那天他拍的雪地里那张照片。沈老师万年不碰电子产品,既上次学会了设桌面屏保和他的专门铃声外,点亮了设锁屏壁纸的新技能,赵云澜捧着沈巍的手机,感觉美人不显山不露水的浪漫太致命了,像是把火刷地往心上一点,将寒冬凛冽驱赶得一点不剩了,只余下烫慰的暖意。

 

等下一次沈巍从厨房出来,就见赵云澜得意洋洋地摇着他的手机,亮着的屏幕上正是他好不容易学会锁屏壁纸后换上的新壁纸,沈巍三步并作两步恼羞却不成怒地从赵云澜手里拿过手机,就要换下壁纸,赵云澜好整以暇地看着沈巍。沈巍在相册里划了划,又返回锁屏,没忍心换,只好顶着赵云澜有如实质的目光把屏幕关了。

赵云澜笑眯眯地看着沈巍,“宝贝儿别害羞呀。”把自己的手机锁屏一亮,“喏,这就叫心有灵犀。”

 

今年的冬天不比往年逊色半分,窗外的寒风冻得路人行走如风,恨不能马上回家去,但比起地府的阴风,黄泉底的煞风,还差得远呢。

但沈巍就是觉得今年的冬天尤为寒冷,所以啊,每天只能赶紧回家,家里有满屋的暖气和眉眼间都衔着笑意的人在门口道一声“回来啦。”

看完《残次品》番外的我在宿舍哭成狗qwq

林蔚和劳拉终究是错负了,想起了林蔚无数次打偏导弹,想起劳拉说“看来你今天手很抖啊”,想起静恒对哈登博士说“你没有对不起劳拉,劳拉又不爱我们”,想起静姝回忆起自己被打入舒缓剂后讽刺的笑容,真的是超难过(捂心口

我默默放下了码着小甜饼的手,只想窝被窝里大哭一场呜呜呜!

甜甜你别发刀了QwQ

天真它喵的冷,我的心真他喵的痛!

一个不算年终总结的总结(?)

那天和朋友聊起来,说感觉今年没写过啥东西,结果回来一翻日期发现我去年年末才开始玩lof喵喵喵?总觉得过了很久啦,眼熟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废话写了一堆又一堆,怎么说呢,感谢每一个关注红心蓝手,你们是我写文的动力w

 

今年年初的时候又更了几篇《不似你》然后弃坑了,不知道列表里有没有从那篇文关注过来的小伙伴,很抱歉啊,明明说好了不坑的,还是没能坚持下去,原因有一些,但坑了就是坑了,怕后来来的小伙伴也掉坑里,就转自己可见了……

 

此外,每次一旦想写的东西没办法一口气写完,间断后为了连接后面的剧情,再重看时都有一种(妈耶我这写的什么鬼怎么有胆发上来)的感觉,然后再看一些太太的文后,默默把半成品拖进未完结文件夹再没拖出来过。(大概就是我没怎么写过长一点的文的原因叭)道理上明白文笔是要不断写才能进步的,但…就真的觉得太废了,自己写的东西看超过三遍基本就得弃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毛病。

 

三月份重刷了遍《琅琊榜》,默默举起了蔺苏大旗(不是 然后有了那篇《罚酒饮得》,也算是我今年正儿八经写的唯一一篇连载吧。回头又看了一遍,标点符号的错用就已经让我抓狂得不想看第二遍了emmm 然后场景转换、情节连贯硬伤也很多,但对文字的掌握还是有提升的,对比之下,我下半年写的东西要比上半年好些。

 

五月份过后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有写一点,因为不长性,很少专磕一对cp,难为首页突然被塞一口不吃的cp文的各位了,抱拳。之后开始追星,进入热恋期,没什么心思写文,但现在慢慢淡下来了,退不退圈再看吧,糟心事太多了。所以更新频率之后可能会有所提高(?)

 

说来不太好意思,早些时候我真的特别在意热度,在《不似你》的时候甚至会比较每篇文的热度,来改变下一篇的写法,每天住在LOFTER看通知看评论,所以当时写了《一发完的小甜饼》后着实被热度吓傻了,也高兴坏了,打破了自己不写原耽同人文的原则,开始写舟渡的同人文。喜欢甜甜的文是基础,但那次热度也是入耽美同人坑的契机。那段时间我甚至对每一个热度的增减感到很焦虑,但觉得这点觊觎热度的念头上不了大雅之堂,就没提过,并不是不在意热度,给幻灭的各位说声抱歉啦。

 

最近倒是看开了(你个文都不更的咸鱼有什么看开不看开的)回想起自己在LOFTER上写文的初衷,本来就是想要把脑海里各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梗写出来,自我满足一下而已呀,有热度我当然会很开心,可没有我就不写了吗?那可能得把我憋傻orz于是就想开了w

 

最惨的是立了无数个flag都倒了orz这个就不列举了不然我可能会想一巴掌把自己呼死,但但但不是故意的。我写文有个习惯,必须要特别安静才写得下去,又不太敢上图书馆写,所以上半年基本都是熬夜写,身体出了点问题,如无必要,就不太敢熬夜了,那段时间三次元又出了点事,差不多下半年又被专业课难住惹,写着年终总结看见旁边list上还有接近十个DDL的我哇的一声哭出来。加上大二开始考虑以后的工作发展,之前落下的功课又多,压力之下这两个月都处于很丧的状态,明明堆了好几个梗,但看着手边的功课就过不了心里的坎,最终都还是没写完。

 

所以唔…愿意继续关注我的我会很开心,想要取关的也随意呀,毕竟最近更文真的要看缘分的(doge)寒假可能会补,但不敢打包票(默默看了眼身上插满的flag)更新内容以巍澜和舟渡为主,杂七杂八的也会有。

 

最后,谢谢每一位耐心看完这篇年终总结的你,比心。

 

PS:这篇的评论下随意催更,或者你们有哪个想看的CP文或者梗咩,我码着一月份过后试试,能写的都会写(开车就算了真不会orz)或者有什么想问的嘛二次元三次元都阔以~匿名提问箱链接评论见w

(虽然觉得可能没人理我叭 大哭)

提前打爆电话!!

安娜与国王w:

打call人士激情卷发

十夜ShiY:

🌻默读12.25圣诞节24小时活动终宣发布

曾饰桀骜与暗对峙

也曾惶惑烈日灼炽

 

你是一叶舟 

渡我逃离冰冷孤岛

你是一束光 

透入深渊抚我沉疴

 

未经允许擅自喜欢

我愿为你抹平所有棱角

请将我豢养


🌻特邀到五十位老师将于圣诞节12月25日携手重启“画册计划”。


策划 @十夜ShiY 

感谢以下三位老师为活动提供的帮助!

海报 @塌叔 ° 制作
标题 @花枝春野伊  题字
文案  @Ninthcloud  撰写

请关注我们的直播LOF tag #默读圣诞24h#

此po转载其他平台请务必指明此活动出处为lofter平台独播


🔔这里底层策划公布两个预热彩蛋活动。

活动一:将在活动结束后,由本宣lof原po中随机抽一位【点红心+蓝手】和一位【评价区】共两位吃瓜群众,由策划 @十夜ShiY 涂鸦的的舟渡小挂件一个。【挂件样图👉🎁

追加活动二:非常荣幸邀请到 @天然卷的家伙都是好人 卷卷劳斯友情资助活动。同上参与方法在本宣lof原po由卷卷另外抽一位【点红心+蓝手】和一位【评价区】共两位小幸运 随机赠予她的明信片钥匙扣 【明信片样图👉🎁
———————————

圣诞前夜钟声敲响🔔

向阳之花必得永生🌻


《无名之辈》影评

含剧透,评价不高,慎点
 

不夸张地说,《无名之辈》是我既《我不是药神》以来哭得最狠的电影。
 
电影描写了一个不起眼的县城里一些小人物的心酸和苦涩。马先勇没文化当不了协警,酒驾害妻子死亡,害妹妹高位截瘫,在学校公然打女儿;眼镜和大头进城打劫,一个想要把劫匪的“事业”做大做强,另一个爱上了一个按摩“技师”,想要得到很多钱娶她;高明婚内出轨,抛家弃子,而且在情人的怂恿下欠钱跑路;高翔为了帮他爸,集结一帮同学打群架,偷枪要杀黑社会头目。

导演有意无意地抹去了这些人的做法的恶劣性,不谈大义,而着重写了他们之间的爱情,亲情和义气,而这部电影诠释的一些美好的瞬间也确实感动了我,甚至让我有一瞬间有种“这部电影也太棒了吧”,可终究只是一瞬间。

电影的结局过度圆满了,圆满得有点像一个荒诞的闹剧。技师被绑匪的真心感动,从良回去侍奉绑匪的父母,女儿拿出写着马姓的课本,与马先勇尽释前嫌,马嘉祺恍如斯德哥尔摩症患者,爱上绑匪从而绝了死念,高明回到县城背起负债,后来还和情人结了婚,所有人都被洗白了,可,这样的HE太牵强,也太扯淡了。

且不论这样的圆满真的能够实现吗,就说这样的圆满真的算得上圆满吗?技师因为大头为了赚钱娶她当绑匪的决心,不看过往只念将来的想法而被打动,就此从良回家侍奉父母;女儿因为父亲的挡枪而感动,可诸如教育方式等矛盾还没解决;打消马嘉祺死念的是与绑匪的爱情;抛家弃子的老板和出轨的情人结了婚。

在我看来,即便是为了刻画底层人物,这样的价值观也着实有点匪夷所思。说句不客气的话,我觉得这些人的悲剧,大部分是咎由自取,本不至于此,除了马嘉祺。

可毕竟是洗白了,同过去的一切磨难挥挥手,就可以去迎接新生活了。

可现实不是电影,那些苦难是真的,可没有那么多开了挂似的洗白,不是每一次走上歧路后都能迎来救赎,重归正途,不是每一次艰难的挣扎后,都能迎来新生,更多时候,你能看见的只有再一次的绝望。

结局的时候,胡广生被按倒在地上,还在拼命抬头去看城市上空那场烟花。他吼了那么多句关于尊严的话,最后找到了吗?还是只明白了,那些犯过的错,都是要还的。

我回想了一轮之后,还能再一次感动的,只有绑匪带马嘉祺上天台,设法帮她拍几张站着的照片的时候,好像每个人心里并不相通的绝望,突然汇聚在一起,把那颗全然是死意的心撬开了一条缝,灌入了不常流露的温柔和安慰,给两人都带来了一份救赎。

可这汇聚的一点太微小了,既不足以阻止马嘉祺去死的念头,也无法让胡广生不离开。比起最后斯德哥尔摩症爱恋,这才是更真实的写照吧。

你看人间百苦,悲欢苦乐,本不相通。

“为什么会有桥?”
“因为路走到头了。”
“可桥不也是路吗?”
 
“等过了那座桥,一切就都翻篇了。”

所以路走到尽头了,就想办法找一座桥吧,虽然过程可能有点艰难,可只要不想过奈何,再艰难不也得找下去么?那就暂且灌下这碗馊鸡汤吧。

这部电影写出了一些小人物的故事,写出了一些微末的感动,写了几处笑料,至于其他,在我看来就不大值得一提了。

ps:在我写下这篇影评前,我对这部电影的评价蛮高的,因为它的剧情连贯,场景转换,包括人物关系揭露的节奏都做的很棒,最重要的是,那些感动和美好诠释得特别催泪,但也是因为这样,在我仔细捋过一遍后,出于对逻辑的执念,失望才更大_(:з」∠)_

巍澜卡文了...感觉写不出我想写的东西_(:з」∠)_


我再看看要怎么改吧要是改不了可能就坑了(不是


这两天抽空码一个 骆闻舟 的个人向w


《与君绝》

#小宇宙视角

#会有偏向性,但不代表本人立场

#大概不算特别毒唯?


我想起了7.4那天,天很晚了,昏暗的灯光看不分明,我听见台上说“我和龙哥先给大家鞠三躬”,也隐隐约约见你在举着的灯牌的后面抹着眼泪。我红着眼说,别哭啦,哭花了就看不清他们走花路了。


那天,我们手牵着手,肩并着肩,从“翻涌眼底的光影”唱到“跨越时间等在原地”,两位哥哥在快本门口三鞠躬的身影,自此成为难以磨灭的记忆。那时我们约好了,谁先脱粉谁是狗,要看着哥哥们越来越好,那时我们还说“我们哥哥”,还没像现在这样互用“对家”,用“三月前同事”来表示他们。

 

我和你都会用镇魂女孩来称呼自己,准时在周三周四晚上六点守在优酷界面,然后在弹幕开头补一句“6:01分镇魂女孩打卡”,会因为破剧情而同仇敌忾地辱骂编剧,然后相视一笑。


我们看过双子塔下那个“镇魂女孩c位出道”,见过上海虹桥机场里的空前拥挤的局面,听过宇哥那句“龙哥在后面”,看过龙哥指着走来的宇哥,眉眼弯弯,我们一起在网上发着铺天盖地的表情包,而后又唯恐两位哥哥介意而悄悄收敛了尺度,我们看过了b站大大小小的直播,听了他们长长短短的访谈,我们说,这个夏天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他们。

 

你像《镇魂》中那句“惊魂一瞥,乱我心绪”那样对饰演沈巍的哪位一见钟情,而我也惊叹于某人将赵云澜饰演得这般神似,你会将宇哥好玩的表情包和视频发给我,我也会在看到龙哥的时悄悄@你,我们各自对自己喜欢的人情根深种,但同时也对对方喜欢的人报以尊重和好感。

 

很高兴遇见你呀。我说。

哼。你红了脸,又小声说道,我也是啊。

 

我们还听了雨儿姐认领巍澜粉头激情开麦,看了李砚直播逗比卖萌看《镇魂》,我们每天跑到镇长那抖啊抖,看能不能翻出更多的花絮,也在直播里打满铺天盖地的pk。


镇魂大结局前一天是镇长直播,我们涌进镇长的直播间,听她说拍摄时发生的那些事:雨儿姐被绑的那集被蚊虫咬的狠了,龙哥得了荨麻疹穿着长袖拍摄,大结局前宇哥发烧坚持拍摄,笑点担当的楚哥在“楚淑芝”那集却极少笑场。


我们听啊听啊就回想起了追剧的那些日子,好像注水的剧情和空洞的逻辑也不是不能忍受,我们多想镇魂能一直播下去啊。后来镇长开始放《时间飞行》的片花,我们也跟着轻声哼着,我看见评论里那句“翻涌眼底的光影”“跟着一起唱啊”,眼泪刷地就留下来了。

 

我爱他们啊。我爱这个夏天,我爱在这个夏天陪着我的你,的你们。


是哪位网友说的吗?“就好像郭襄过生日,各路豪杰,英雄聚集到襄阳城给她献上一场旷世的烟花表演,天亮了,又各自大江南北,遁入山林草泽,无迹可寻。”


所有的盛宴都终会有离席散去的时候,但那时我总觉得,这份记忆我将永远视若珍宝。可流年易逝,故人心易变,不管是我的还是你的,若你我执意要将这段记忆继续延伸至将来,它就不再那样稳固不可变更,哪有不变质的回忆呢?

 

 可我总还是会记得和我一道在机场里,秩序井然地排着队,喊着“芒果椰子猴”的口号,唱着早已熟记于心的《时间飞行》的你。我所珍藏的,是我们一道激动地尖叫呼喊,又或是将自制的应援物高高举起的场景,甚至是后来已经各自追随着喜欢的人去了,可当我发了张镇魂的表情包,你问起我喜欢谁后,还是能毫无芥蒂地说,他很好啊,不过我比较喜欢另一位哥哥的那些话语。我的心里存着这些确幸,存至如今,现在却突然突然怀疑这些真的发生过吗?


我听说pony活动上白宇在比划“绝地求生”时脱口而出的是“龙哥上啊”,也看见龙哥发博帮宣传《缉妖法海传》,你看他们的友情还能透过这些星星点点透出来,可我们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纵然前方风雨如晦,我亦不曾有过畏惧,可我无比害怕那些来自身后的利刃,它的主人曾与我背靠着背一同战斗过啊。


你说那些关心是假的,维护不过套路,是真心错负,流年空抛,你说这个夏天不过一场阴谋,真情实感却被背叛,你说,这个夏天早就过去啦。我震惊,紧接着是愤怒,你否认它们,想把那些曾经真真切切的感动抹去,却去信所谓的“真相”,你否认曾经的自己,也将我们的过往一并抹杀。为什么留在原地的,眨眼间不过我一个了呢?


我看着重新回归的,但至今仍未再打开过的镇魂,听着“楚门的世界”“粉丝之歌”此起彼伏,想着我对两人的曾经可能存在的同框取消后失落完的庆幸,看着被群起而攻之的你无动于衷,想着看见你的时候已经从最初的欣喜变为如今的厌倦,恍然回首,原来我们谁都没有留在原地。都已经走远了,在不同的道路上策马飞驰很久了。


我看着微博里渐渐开始上升的人身攻击,无论是我的还是你的,在评论框里打下了无数字,可又都删去了。我关掉微博,突然意识到,夏天真的过去了,不管是对他们,还是对我们。还会有无数个夏天,蝉还是会在树枝间鼓噪,暑气还会从地面升腾而起,可都不是这个夏天了。


我们能不能重新认识一次,就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这句话在我心里起了又落,我看着你目光如炬,言之凿凿,终是没说出口。有什么意义呢?我叫小宇宙,而你叫小笼包,我们都不是那个同样的名字了。


多年后纵有幸再次相逢,我们各自为台上喜欢的人欢呼呐喊,但分列两旁各自为营好似两个世界。


其实本就是两个世界。


那些快乐那些感动那些回忆都是真的,可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我无意挽留,只是总归还是有点怀念,但也就是有点罢了。既然过去的回忆我们都不愿再提及,往后的路也截然不同,那不如就分道扬镳吧。


楚河汉界,两不相干。


胡言乱语

今天骤然间知道这件事,特别难受特别不明白,想和别人说说,但周围的人会觉得,因为涉嫌这么大的金额而获罪很正常,即便觉得量刑不大合理的,也统一复以“可是本来就是这样的啊,你又改变不了。”

我从很早开始学着写一点东西,也慢慢理解了很多,写文对我来说不仅是为了得到认可,又或者为了别的什么,更多的是我喜欢写文,哪怕是突然特别特别累,特别特别忙,心里会记挂着说我最近想了一个什么梗,想把它写出来,就会很快乐。这差不多已经是我的一个习惯了。

我很早之前提到过,耽美文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圈子里的作品良莠不齐,也有很多三观十分不正的,可能会对较低龄的读者产生影响的作品,所以我能理解现在全网和谐的处境。

但今天这件事,这样获罪,真的是一条很容易被触的红线,尤其是对一些打算私印出个人志的作者而言,所幸这也并非不可避免。

但为什么言情作者中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呢?我丝毫没有想要言情作者出事来达到我心里的平衡的目的,但我妄自猜想一下,除了涉案金额大以外,题材是否也是一个隐形获罪的原因?我当然愿意把这种区别想成是因为言情的管制严,尺度小,私印的作者少,涉及的金额不大,又或者我孤陋寡闻等原因,这样是最好了,起码我们能参照言情的标准来规避触碰红线。

但如果不是呢?镇魂下架后,网盘分享的链接永远会显示一行大意为“因为涉嫌...而无法分享”的文字。我们这一代相比上一代,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在上升,这个社会对同性恋的忍耐度却在不断降低,我们可以一退再退,可我们能退到哪一步呢?退回同性恋还在被纳入精神病的范畴的时候吗?

我惶恐,我本坚信“不以文获罪”,这里的“文”是不涉及国家机密的,不违法社会伦理道德的,自己私下里写的一点东西,它甚至不是真实的,而是我们心里一点美好的、残缺的想象的投影和载体,这太微不足道了,即便有朝一日有许多人愿与它共鸣。但我现在不敢说“坚定”了,只敢言“希望”。《1984》中说“老大哥在看着你。”我竟然也产生了点类似的恐惧。

我深爱这个国家,不一定是喊什么口号,说什么言论,可能只是在哪天突然听见一首《红旗飘飘》,看一集《那年那兔那些事》,突然就热泪盈眶。如果有哪天有需要,我甚至愿意为它献出我的生命。

可这不代表我就应当认可所有的规定、不甚完善的法律和有一定争议的判决。可就像最一开始说的,我们又能怎样呢?我们总说,如果这个社会存在一些沉疴,那么总要有人站出来,可我们却承担不起站出来所产生的后果。至少我承担不起。

一个没能准确规定的下位法和上位法的抵触,使得一位认真负责的法官黯然退场,平等自由又要付出多少代价?等多少年呢?

我说这么多并非是想替这件事的作者洗白,但我总觉得这个判决的合理性还有待商榷,并且从中神经质似的嗅到了一点自认为的信息,为之难过且惶恐。

我希望天能一点一点亮起来。

我希望我能见到天一点一点亮起来。

(我毕竟是一个怯弱的人,可能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删了吧。)

两个小片段

理由


“埃迪,我饿了,那人身上的肾脏和脑袋很对我胃口。”

“我再重申一遍,杀人是不可以的。”

“我饿了。”

“不可以。”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埃迪。”

“巧克力?”

“我是会在乎这个的吗?你们这些脆弱的人类还想要威胁……”

“和炸薯球。”

“……不吃就不吃。”

 


求婚


“你在干嘛?”埃迪低头去看附着在他左手手背,延伸至无名指骨节上的一小截黑色粘液。

“我乐意。”毒液刚从一个顶上有个奇奇怪怪十字的房子里回来,“噌”地溜回埃迪身体,带着点恼羞成怒说道。说着,它还是犹疑着把手背上的粘液收回体内,只剩下无名指骨节上环着的一圈,冰冰凉凉地,倒和金属质感有些相似了。

埃迪抬手去看那圈黑环,突然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谈话的时候,你曾说过……”

“你是作为我的坐骑……”毒液烦躁地补道,“你当时那么弱小,我这么觉得很正常。”

他瞥着埃迪的神色:“好吧,那也只是我当时觉得,你知道我现在并不这样认为。”

埃迪扬了扬眉,毒液连忙打断道:“我是说……好吧我错了。”

“你曾说‘你是我的。’”埃迪促狭地盯着黑色指环,“我还没想完你就读取我的想法了。”

“‘你是我的。’你必须是我的,以前是,现在也得是。”毒液冷冷说道,那逐渐覆盖埃迪的左手,还在飞速扩散,一路蔓延到手臂上的黑色粘液展现出它难以抑制的不安和躁动。

埃迪缓缓抬起手,任由毒液把粘液四处飞溅,把嘴唇落在左手的一片凉意上,目光虔诚而温柔,胡子拉碴的埃迪伸出右手从口袋里取出一枚戒指,认认真真地套在了已经完全被黑色覆盖的左手无名指上,而那团不断蠕动的黑色僵住似的定在埃迪手上。

我以前可不是你的,但现在是了,完全属于你了。

“但,你也是我的了。”埃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