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蔺苏】罚酒饮得(3)

#此文HE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琅琊榜

目录
 


故事何必听得真切
自在之人掀雨踏天阙

蔺晨捏着梅长苏的手腕,诊完脉,上上下下打量着梅长苏。

梅长苏觑着蔺晨的脸色,“我的身体如何?”

蔺晨挑眉:“恢复的不错。可以下床走动了。”

还没等梅长苏把一口气舒完,蔺晨接着道,“但是,你不要以为底子好就可以随便折腾,被我发现直接封了你的穴位,你就搁床上继续当睡美人儿吧。”

梅长苏听了这番不着调的恐吓,哑然失笑。想到了什么,笑意渐收。犹疑着开口道,“蔺少阁主有关于梅岭之役的诏书内容吗?”

蔺晨叹了口气,自怀中取出一张叠起的纸条递给梅长苏。

在没有看到这份诏书的内容之前,梅长苏如果愿意,尚且还可以自我欺骗,毕竟不是每个人经历了这样的背叛之后,还有勇气直面现状的,琅琊阁未必不可以是桃花源。但蔺晨直觉梅长苏会问起,尽管这句问话来的比他想象的还要早。

“萧景禹赐死,赤焰军逆党伏诛。”梅长苏的目光落在这行字上,感觉这每个字他都明白,但连起来怎么就看不懂了呢。拼死抵抗,重创大渝皇属军,力保北境不失的,逆党?可笑至极!

梅长苏以为自己会出离愤怒,但没有,他甚至还仔仔细细的按折痕把纸条折叠好,递还给了蔺晨。这次解毒除去的何止火寒之毒,还有他的天真莽撞,愤慨热血。他低下头,眼中有暗流涌动,不见星光。

“你打算如何?”

“这个案子虽是由陛下审判,但没有足够的证据,他不可能下此重手,而我只知道,证据一定是假的。”

“证据确实是个突破口,但即便是你回了朝堂,证明了证据是假的,势单力薄,你又能如何?”

“别人我不知道,但有一个人一定会帮我重审赤焰旧案。”

“靖王虽与你和祁王交情颇深,但他的地位远不及太子和誉王,如何助你?”

“太子和誉王有机会谋得王位,靖王如何谋不得?”

相视之间,两人眼神中已淌过惊涛骇浪。但彼此合契的程度又好像已经做了多年知交。

“我于金陵时便听说琅琊阁立于江湖,能解天下无数疑难,少年心性自想看看那琅琊山上是何等人物,但一直无缘拜会,把酒言欢,今日我虽不再以林殊的身份,但还是觉得琅琊中人名不虚传。”

“我虽不曾与林殊相处过,但少年风流料想也不过如是,初见时,我虽佩服他的坚决,但却对他的翻案之念不报太大希望,携一把长剑直入宫中,斩禁卫,陈真相,卒殿前。这是林殊会做的。而你方才那番话,林殊说不出。所以我觉得他做不到。”

“林殊不行,梅长苏呢?”

“梅长苏可以。”

梅长苏便知道蔺晨是真的懂他。

人总是会经历一些事情然后才成长的,尽管你会宁可这些事情并未发生,但毕竟是不能的。蔺晨曾想象过那个金陵城最耀眼的少年是什么样的?

但今日见了梅长苏,看他收尽锋芒,谈旧案而神色不动,进退间滴水不漏,谋而后定,但赤心不改。他想,即便是见过林殊,也一定不会比梅长苏更让他动容了。蔺晨起身出门,行到门槛处,忽道,“我有点羡慕靖王了。”

午间,蔺晨托人送来了一个纸条,上面列着尚存的赤焰军将领及士兵的去处。既是父辈有交情,又与赤焰军有关,这消息给梅长苏也不算逾矩。

又过了两日,邵青突然禀告说梅长苏找他有事商谈。

“虽然我容貌大异,但主动进京必然引起怀疑,故我想与琅琊阁做个交易。”

蔺晨甫坐下,就听梅长苏说道。

“你想要琅琊阁提供情报?”蔺晨整了整被压住的衣摆。

“琅琊榜虽凭借他无人能出其右的情报立于江湖和朝堂,但各方制衡毕竟是一个平衡木,现在平衡不破,琅琊阁不倒,以后呢?一个庞大的江湖盟会可以是琅琊阁的底气。”

“你想与琅琊阁交易?”

“蔺少阁主,我可以担保,只要能得到情报,我可以在两年内建立一个江湖第一大帮。”

“我要是不同意呢?你怎么知道琅琊榜没有后台,况且,你要翻案,必然要借助盟会的力量,而这个盟会又是我琅琊阁的保护伞,还要如何让世人相信我琅琊阁不涉江湖呢。长苏,我确实很欣赏你,甚至很佩服你,但你提出的这个交易破坏了琅琊阁的规矩,除非你能给出合理的理由,否则,即便我答应,我爹也不会答应。”

梅长苏虽然说的从容笃定,但也清楚的知道此次举动也不过空手套白狼。蔺晨没有质疑他的能力,这其实也已经算的上意外之喜了。

之前谈话太过合拍,蔺晨的眼神又太过通透温柔,让他有一种无论他说什么蔺晨都会答应的错觉,可且不说蔺晨是否当真如此纵容他,可琅琊阁没有理由答应,他早应该明白才是。

“是长苏莽撞了,”梅长苏正色做揖,“琅琊阁肯出手救我,我已然感激不尽,我知蔺少阁主与我志趣相投,我却以此来博得此番交易的成功,也非君子所为,故而长苏一时越界,若此番言语对蔺少阁主有冒犯之处,还请蔺少阁主海涵。”与琅琊阁的合作虽然不成,但他也并非走投无路,但具体还要如何,还得再想想。

“那救命之恩你打算怎么报啊?”蔺晨忽带了点笑意说道。
梅长苏一凛,“蔺少阁主但说,只要长苏能办到,必然竭尽全力。”

“好啊,”蔺晨摊开扇子,“我有一个手下家里有事回家,琅琊阁归档的人不够,你既然已经能下地走动了,不如来帮我归档吧。”

梅长苏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蔺晨。

“怎么?光想着来蹭吃蹭住是吧,告诉你,门儿也没有。”
梅长苏静静看着蔺晨,不掺半点他念,“谢谢。”

“哼,甭谢我,谢也没用,明早就给我干活儿去。我去看看我的粉子蛋做好了没有~”蔺晨避开梅长苏的目光往外走去。

“蔺少阁主日后但有事要求,必倾力相助。”梅长苏起身在他身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掷地有声。

蔺晨一顿,没有回头,“我以为,我还是担得起你喊一句蔺晨的。”

梅长苏神色一动,林殊有很多好友,但梅长苏没有,待他日重回朝堂后,以后大概也不会有人把他这个卖弄权术的阴诡谋士视为知交朋友了罢。梅长苏嘴角轻扬,露出了一个明快温暖的笑意。

“蔺晨。”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