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阿凛。

【蔺苏】罚酒饮得(9)

#此文HE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琅琊榜

目录


自那日由梅长苏当面认可了宫羽的计划后,江左盟的人便立刻着手准备天牢换人的前置安排。天牢换囚虽不能说是天衣无缝,但短时间也难露出破绽。更不用说还有蒙挚相助。
 

因着夏冬的面貌不能被路人看见,一身黑袍又太过打眼,蒙挚自天牢出来后,便同现在已是宫羽身份的夏冬上了早等在外头的马车,飞驰向苏宅。

马车很快到了苏宅门口,夏冬还没等马车停稳便跳了下来,把黑袍的连衣帽往下一拉,三步并作两步,飞似的进了苏宅。
 

蒙挚早些时候已经传信给梅长苏,因此梅长苏、霓凰、卫铮还有蔺晨一早聚在了一起,就等夏冬的到来。

于蔺晨而言,他还有一些旁的心思——靖王如今已经升为太子,更有七珠亲王之封,而太子和誉王已经接连倒台,朝中再无人可夺靖王之锋芒,可越到了要成功的时候,梅长苏反而越发闲不下来,说得好听点是算无遗漏,说得不好听便是吹毛求疵了,一天二十四小时轮轴转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照这样的身体消耗,蔺晨即便是华佗在世也保不了他。
 
蔺晨知道梅长苏是想求个心安,他没办法再接受失败了,无论是他仅剩不多的生命,还是萧景琰的登(lofter敏感词都是些什么玩意_(:з」∠)_)基之路。而蔺晨没法不成全梅长苏,他是看着梅长苏一步步走到现在的,机关算尽,殚精竭虑。

如果实在劝不了梅长苏,那林殊呢?
他虽然不认识林殊,但也知道霓凰和蒙挚与林殊相交匪浅,若能劝止一二,至少让他安心养个十天半个月,也不会这么心力交瘁。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该试一试。

蔺晨知道霓凰的心思,如果她劝得动,是不是意味着在梅长苏眼里她是最不同的那个?但对蔺晨而言,让梅长苏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不知道这算不算黔驴技穷,他无不幽默的自嘲。

夏冬甫一见到聂锋便俯下身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两人近乎是相拥而泣。

于夏冬,若不是早对聂锋用情至深,她何尝会与景琰形同陌路,这些年又如何会雷打不动的以未亡人的名义去祭拜聂将军呢?于聂锋,梅岭一役后他身中火寒之毒,蚀骨之痛,若不是一心想要再见到夏冬,怕早冻死在那冰天雪地中了,哪还能翻山越岭的回到京城附近的九安山呢?

蔺晨抱臂站在一旁,无论是夏冬还是聂锋,与他都无交集,这番情景按理也难给他什么触动,只是,蔺晨飞快的看了眼梅长苏,得不到的多多少少都会十分羡慕吧。

“聂将军聂夫人,不是我煞风景,你们能不能先不要这样,”在一旁站了好一会儿,蔺晨终于忍不住出言道。

梅长苏本还在为聂锋夫妇二人的重逢高兴不已,见状不客气的白了蔺晨一眼。得,说错话了。蔺晨心里嘀咕道。

“好吧,我是煞了风景,我是说,你们两位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体会这种重逢之喜,现在能不能先听我这个江湖郎中说一说聂将军的病情呢。”蔺晨游历江湖多年,医术绝非浪得虚名,说话自然也带有三分威严分量,聂锋和夏冬着实被唬了一下。

还没建立起这个神医伟岸的形象,就见蔺晨转头用平平的语调道,“我知道你以前这样说过我。”梅长苏失笑,撇过头去。神医形象轰然倒塌。
 

实际上甚至不用蔺晨多加渲染,光是陈述梅长苏病症的疗法和现状的事实,就足以让蒙挚和霓凰失态。当听到蔺晨说“并不比死了更干净”“而且从此多灾多病,时时有寒疾复发,不能再享常人之福”时蒙挚的最后一点理智被燃尽了。

蒙挚冲到梅长苏前面,还没开口,眼睛已经红了大半,“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快好了,你都这样了还来京城,还来京城上上下下的折腾!”霓凰克制的不出声,但也看着梅长苏不住的流泪。

梅长苏近乎是冷漠的在那坐成了一座塑像,不置一词。他能怎么解释呢,他的生命并不属于自己啊。

蒙挚怕了梅长苏的眼刀,但今天他一副沉默的样子倒让他更为难受。卫铮想开口为少帅解围,“蒙大哥......”蒙挚转向卫铮,吼道,“你怎么不拦着他!”
 

蔺晨突然后悔了,他垂眸想,梅长苏难过了,是自己逼出来的。念头一出,他的立场瞬间动摇了。蔺晨强迫自己从这个局外人的角度抽身,截断了蒙挚继续兴师问罪,“他是一个多有主见的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换你拦得住吗?”“我当然……”

“别说了,你还有霓凰,你们俩过来,我解释给你们听。”梅长苏起身。经过蔺晨身边,站住,“你也别废话了,捡重点说。”蔺晨脸上笑容不变,心里已是百转千回——梅长苏心思通透,如何还看不出来他是故意说给那两人听的。

蔺晨看着梅长苏离开的方向,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转回来,“好,我们来说另一种不彻底的解法...”

Tbc.
//这章有点长,分两章放_(:з」∠)_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