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蔺苏】罚酒饮得(10)

目录


聂锋不出所料选了第二种,也是,像梅长苏这样不顾一切的傻子也就他一个吧。
 
“既然如此,明天就开始解毒吧,少帅说飞流的熙阳决练的很好,可以帮上忙。”卫铮见梅长苏一走蔺晨便有些疲懒,心思全不在此,忍不住提点道。

“江湖郎中知道怎么解毒,不用他指手画脚。”蔺晨眼皮一掀,没好气道。

“蔺公子,你不要总是跟少帅吵架,少帅其实他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卫铮赶忙为梅长苏辩驳。

“梅长苏是你的少帅又不是我的,我为什么要像你一样体贴,我一直帮他是尽朋友之责要了他的心愿,不是让他来自寻死路的。”蔺晨一贯带笑,如今偏着头缓缓眯起眼,眼中全无笑意,甚至还带着嘲弄和不可名状的悲哀。

这是卫铮从没有见过的蔺晨。
 

等蔺晨和聂锋和夏冬交代完解毒的注意事项,匆匆前去找梅长苏时,只见到蒙挚和霓凰离去的身影,便缓下了步伐,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站在梅长苏身前。

“又被你说服了两个,不过我也不意外,当初连我爹都无奈你何,更何况是他们呢?是吧。”

梅长苏面对的毕竟不是像誉王那样可以随便应付的人,他们曾经是和林殊最亲的人,梅长苏也唯有搬出林殊来劝他们,但他毕竟不是林殊了,这相当于是让梅长苏把从前那些旧事再翻出来说一遍。他想过霓凰和蒙挚可能很快会知道全部的真相,但没料到是被蔺晨以这样一种方式全部掀开。
 
虽说当时梅长苏恼了蔺晨这番举动,但仔细想来还是心虚更多。

霓凰和蒙挚光听他的病情对他还在这般劳累便极不赞同,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撵出京城。那蔺晨从他在琅琊阁的一手安排,到入京后的种种都了然于胸,他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昭雪的光明,却也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深渊,无力挽回只能成全又是怎样一种心境呢?
 
梅长苏想着,目光所及之处突然染上黑斑,耳朵也“嗡嗡”的响个不停,眼前一黑继而是星星点点散开的色块。

他扶着门边,脱力似的往下滑,试图用手去够身前的蓝色身影,却在半途脱力垂下,“蔺晨,我现在感觉真的不太好。”蔺晨,你别生气了,你转过头看我一眼啊。梅长苏有点委屈的想到。

蔺晨突然意识到身后动静不对,也顾不得生气拿乔,猛的转过身,“诶怎么说倒就倒啊。”赶忙手忙脚乱的扶住他往屋里带。
 

梅长苏这次倒下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让江左盟的人太过手足无措。有蔺晨在苏宅坐镇指点,一应事务运转的没有半分差池。而蔺晨本人正取了垫子守在梅长苏床头,把梅长苏诊完脉的手放回被子中又仔细掖了掖边角,攒着的眉头稍解。

“把煮好的药拿来吧,你们宗主也快醒了。”蔺晨转身对黎刚说道,黎刚恭敬的应了“是”依言去了。
 

“醒了?”梅长苏缓缓睁眼,见着蔺晨坐在床边面无表情道。也不等他答应便从一旁取了药捧给他,“喝了。”言简意赅的简直不像蔺少阁主,倒像是飞流附身了。

梅长苏心知蔺晨心里窝火,不敢轻易接他的茬,接过药碗“咕噜咕噜”见底,皱紧眉头小声道,“怎么那么苦啊?”

蔺晨接过空碗,“白水。”梅长苏便不说话了,定定看着蔺晨,脸色还很苍白。

蔺晨默了半晌,终究还是心疼大于责怪,恢复了先前温和的语气,抬头,“是不是我一对你生气你就这么吓唬我啊。”
 

我是真的怕了,你可别再这么吓唬我了,长苏。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