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阿凛。

【蔺苏】罚酒饮得(11)

#此文he
#人物属于《琅琊榜》ooc属于我
#每次深夜发文都有一种“啊我果然是最晚睡的人了”的感觉_(:з」∠)_
(强行解释写的不好没人看的理由2333)

目录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梅长苏自那日病倒后,身体愈发虚弱。在又一次病倒后,蔺晨下了最后一道通牒,梅长苏被强制卧床休息,但也几乎是睡一阵醒一阵。

蔺晨心知即便他躺在床上心也是绷着的,不能真正放松下来,只是现在谢玉这条引线还没被点着,蔺晨尚且能揽下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务,让长苏少操点心。
 

黎刚急匆匆的冲进内院,“宗主!”
 
“叫魂呢叫魂呢!”蔺晨自内屋出来,狠狠的瞥了黎刚一眼,消音效果极好。
 
说着蔺晨走出内屋几步,和黎刚站在院子里,平常一贯拿在手里的折扇被插入腰带中,抱臂一旁,神情严肃,压低声音道,“他还在睡着,我说,你们就不能消停会儿么?自己拿拿主意,别大事小事没事都去烦他。”
 
“哦,知道了。”黎刚低下头表示受教,“可是宗主让我们遇着靖王的事无论大小都要禀告一声。”
 
“靖王的事?”
 
“靖王想见聂锋一面。我们不好拦着,想找宗主对一下说辞,以免被靖王发现了端倪。”黎刚平日里就习惯了梅长苏谈事情的时候身边杵着个蔺少阁主,因而也毫不避讳的全盘托出。
 
蔺晨刚想让黎刚自己处理这事,转念一想,黎刚编的故事不靠谱,回头指不定长苏还要更费工夫给他补上,只得恨铁不成钢的长叹一声,接道,“你跟我过来,我和你说怎么编...”
 

交代完事宜,蔺晨转头回厨房拿了刚煎好的药,端着碗才回了内院,就远远看见梅长苏已经不安分的坐起身。

蔺晨走上前去,“正好,把药喝了。”梅长苏闻言就想躺下装睡,被蔺晨呵止了。“不许躺下!”
 
梅长苏接过碗,皱着眉喝完了,还没来的及把黎刚唤进来询问,蔺晨眼皮一掀,“躺下!黎刚来问明日聂锋与靖王见面的说辞,我已经和他交代完了。没你什么事。”
 
梅长苏嘀咕了声“怎么这么凶”直直躺了下去,险些撞到床头的硬板,被蔺晨险而又险的接住头,扶着睡了下去。蔺晨抖开一旁的被子把梅长苏裹成了严严实实的粽子,梅长苏犹不放弃的眨巴着眼不肯闭上。
 
“有我在,今晚就算是皇帝驾崩,消息也传不进来。”梅长苏在这个江湖郎中的威吓下,心不甘情不愿的翻了个白眼,“呿”的闭上了眼睛。一贯束起的头发随意披散着,眼睫不安分的抖动着,像拢在掌心的蝴蝶。活脱脱是蔺晨心里岁月静好的模样。
 
蔺晨沿着梅长苏的床沿把被子往里掖了掖坐下来,忽叹了口气,“要我说,不然让我...”
 
“不要。”梅长苏闭着眼闷闷甩下一句话。
 
“嘿,你还没听,又知道我要说什么?”蔺晨饶有兴致的低头问道。蔺晨本想说你那些事反正也已经策划好了,索性专心养病,交给我来完成好了。
 
“你想撂了琅琊阁的摊子找别的理由,我可不帮你背这口锅。”梅长苏不知什么时候睁眼,盯着蔺晨玩笑似道。
 
堂堂琅琊阁少阁主掺和这种事也就罢了,真让他替自己做了,除非他不再当这个琅琊阁少阁主,否则还没等江湖中人口诛笔伐,蔺老阁主就得把他揍死。蔺晨到底有没有一点对自己身份的觉悟啊。
 

蔺晨一哂,半真半假的“唉”了声,“知道你聪明,半点亏也不肯吃,那现在可以睡了吗小祖宗。”
 
梅长苏像是听到了句什么情话,唇边浮出转瞬即逝的狡黠笑意,“可以了。”
 
闭眼蹭了蹭被角,“唔”了声,安安心心睡了。
 
蔺晨走出门,将方才从信鸽腿上的纸条展开——蔺老阁主不日抵京。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