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阿凛。

对不起

对不起,让列表的大家忍受我这段冗长的废话。

 

从今天得知了微博一事,然后断断续续又看到、回忆起了以前一些事,突然有点难过。

 

我是一个挺理想主义的人,会有点较真的讨论有关公平,或者我们已经难以界定的“正义”(对不起这听起来或者实际上挺中二的),会接受各种各样的舆论,然后大多数时候进行站队,但有时又特别惶恐于舆论导向所带来的可能的民意的盲目性和不理智性,但我也无法强迫自己停止对于一件事是否正确的固执的思考。前些天刚好在写一篇有关民主的文章,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我对这些东西的感知。

 

事实上,当每件事情被公布或者呈现出来的时候,它自带立场,它以它的立场阐述并有意或无意的隐瞒某种真相,然后与此同时,还有另外别的立场,被告人、旁观者等的立场,从诸多充斥而来的消息中我们很难分辨出哪些或者哪个描述是更接近真相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从中细细斟酌出一个立场站队,又或者袖手旁观。

 

这里的袖手旁观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很多程度上它只是用来诠释一个我无可奈何的事实——我接近不了真相,我的立场未必公平,或者有失偏颇,或者其中另有隐情,我惧怕这个。我惧怕蜂拥而上的舆论引导下的剑锋所指不是一个有罪之人,又或者这样的惩罚于他而言本不至此。

 

我又唯恐缄默。唯恐正义无法伸张,真相难以呈现。我唯恐让鼓起勇气说出真相的人心寒,因为我们的冷漠和不作为。这不是我的意愿。

 

我茫然不知所措。

 

我惧怕有人因为我的发言而忌惮,因为我会思考这样的忌惮是因为什么,这样的思考往往让我被迫站队,它迫使我先发言,再思考自己的发言是否正确,很多时候事情本不该是这样。

 

我开始自我怀疑,怀疑身边发生的事,怀疑别人口中所说的事是否真的存在,并如他所说的那样,我无法克制自己不怀疑,即便有人给出了证据,我仍会下意识的怀疑这个证据是否真的正确,并且,是否天衣无缝,但即便是真相也难有一个严密的证据,而“真相往往漏洞百出,谎言总是天衣无缝”,这令我更为迷茫。

 

我疑心我的头顶悬着一把利剑,稍有不慎,便会临空劈下。

 

我无法坐视不理,我只能说,说什么,说我想说的,可我想说的真正是我想说的吗?还是有人给我强加的想法,而我毫无察觉,又或者,我自以为的自由是是被人随意操纵的,武器。

 

我觉得我这么说不仅废话而且徒劳。我既没有办法给出解决这种现状的方法,也没有办法告诉别人您应该站队或者旁观(当然我也没有权力要求别人应该做什么,这样实在太过冒犯)我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情绪写了一段无关痛痒的话,甚至可能让原本想来开心看文的人心思郁结或感到烦躁无趣,实在非常抱歉了。

 

但幸好,我知道我在我接下要说的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最起码在我看来是对的,是公平的。

 

凭什么,同性恋要被如此歧视?我不理解。我听到有人为此拍手称快,感到很难受。

 

我不理解“同性恋与异性恋的差别只在于性别差异,无关其他这样”这种在我这样愚笨的人看来都浅显易懂能够理解的无疑是正确的道理,被推倒了?被以一种非常光明正大,有理有据的方式贬低至此?我不能理解。

 

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温柔的人,但我仍然记得那些,即便是与他们无关,但仍然在我遭遇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的人,我特别特别感动,真的,所以我今天也想试试,想伸个冤,解个惑,我想问一句,同性恋做错什么了吗?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