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阿凛。

【蔺苏】罚酒饮得(13)

#此文HE
#人物属于琅琊榜 ooc属于我

目录

蔺晨那日从老阁主那回来后,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一门心思扑在给梅长苏调养身体上,而盟中朝堂内的一切事务都由梅长苏重新担了起来,不再过问。

所以当甄平一行人在他门外老远吵吵嚷嚷的喊着“蔺公子蔺公子,你还在吗”门也不敲的冲进来的时候,蔺晨没好气的呛道,“谢谢您,还活着呢。”

 
甄平等人对蔺晨没事就开怼的性情司空见惯,自顾自继续说道,“我们找到冰续草了。”蔺晨屈尊从手头的医书上抬起头来,把目光投向甄平手中的琉璃瓶,卫铮见状立刻把瓶子塞到蔺晨手中,“蔺公子你看看?”

蔺晨把瓶子转了一圈,又细细打量了下,“不错,是冰续草。”甄平兴奋的插嘴道,“那什么时候开始解毒啊?”

“解毒?”蔺晨看向甄平,感到莫名其妙,“解什么毒?”“火寒之毒啊,老阁主说过,冰续草可以解宗主体内的火寒之毒。”得,这乌龙可闹大了!

蔺晨反常的耐心听完卫铮讲完来龙去脉,默了默,还是开口道:“我不想让你失望,可谁告诉你冰续草可以救长苏的命的?”

卫铮不可置信的看着蔺晨,他几乎是慌乱的把他是怎样从老阁主那得知冰续草可以救命,到委托黎刚去翻琅琊阁书库,真真正正找到了关于解毒的记载的过程一股脑的倒了出来,末了还补道,“你要是不会解毒,就算老阁主云游在外,我也一样能够把他找回来!”

蔺晨垂下眼帘心道,如果把老阁主找来就能解毒,长苏的毒前几日就解了,还用等到现在?

 
在他们不依不饶的追问下,蔺晨终于还是告诉了他们火寒之毒一命换十命的解法,连带着驳回了甄平想要偷偷进行解毒的想法,“不要告诉我你们愿意,想要找到十个心甘情愿给长苏换命的人一点也不难,可你们想过没有,长苏愿意吗?”

长苏愿意吗?这是他在与梅长苏相处中无时无刻不在问的问题。

长苏不愿意七十万冤魂难安,祁王府和帅府永负叛乱之名,他也不愿意玩弄手段,把一些不相关的无辜之人卷进来。但两相权衡下,他入了京,搅弄风云,使金陵无数相关的、不相关的人都入了局,若仅仅是二者则其一他或许不会这么累,可他偏不。

他不仅想雪案,却还想不给不相关的无辜之人造成伤害,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做到了,用自己过度透支的精力和生命为代价,但不是每件事都有双全之法可以选的。

萧景睿曾经对梅长苏说,“你选择了你更需要的东西,舍弃了我”,如今,他选择了所谓的道义,唯独没有选择自己。梅长苏的心里有一杆称,不偏不倚,唯独他自己在上面如同轻羽,无足挂齿,随时可以双手奉上,换什么,都是值得的。
 

“性命和道义,得此就会失彼,长苏会选择哪一边,你们自然清楚。”蔺晨说完,不再理会他们,把冰续草摆到书桌一边,重新低下头去。

卫铮紧攥着拳,手背上透出可怖的青筋,眼眶被烟熏似的红了大半,几乎是吼着道,“为什么!为什么只想着自己的人能活,而心中有情有义的人却要死呢,上天做出这样的选择太残酷了,难道世间就没有公平二字吗?”

公平?蔺晨咀嚼这这个词。世间本来就没有公平。

都说平等,可生活在和平地方的孩子们可不就比战火连天的国家的孩子们幸福么?在那些遍地硝烟,战火难歇之地,一条性命,难道不是也就只有一支箭,一点食物的分量吗?庙堂上天子的性命,不比无数草芥平民来的珍贵吗?谈什么公平。

可就算明白了,又能怎样呢?

“怎么没有公平,在世人的眼中,生死是天大的事,可是世间之大,茫茫万劫,众生的公平,又岂是一个人能活多长所决定的呢?”

蔺晨倏地抬首,站在门口说着这番话的人不是梅长苏还能是谁?

毫不意外,蔺晨心想,这就是梅长苏,即便被称作阴诡谋士,即便行的是阴诡之术,但骨子里竟还是一派风光霁月,是会坦坦荡荡说出“杀身成仁”的长苏。他的心是用规矩和道义一点点砌成的,容不得一点离经叛道,耽于私念。

蔺晨眨了眨眼,觉得眼睛干涩的难受,他张了张嘴,想问一句“你想我怎么办?长苏。”一路成全下去吗?话还没出口,先把前两个字消了。

他前半辈子潇洒自在惯了,大概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非得把他仅有的那么点牵挂和旖旎放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把他曾经的潇洒自在变成一场笑话。那我怎么办?你死了,我怎么办呢?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但这句话蔺晨也没有说出口,他只是把目光定在面前的甄平三人身上,好像方才略过梅长苏的眼神只是听闻声音后下意识的举动。

蔺晨露出一点戏谑的笑意,“听听这论调,都快参悟成佛了,你们要真是懂得他的心思,就赶紧忘了这事吧,不然他人还没死,先出家了。”是十足的玩笑,就好似他的心里从来没有兜兜转转过那些念头。

甄平三人一阵踟蹰后,结伴离开了。剩下梅长苏和蔺晨两人一站一坐对望着。

半晌,还是蔺晨先开口,“长苏,你听好了,我来京城,不是为了什么赤焰案,也不是为了什么肃清朝堂,只是因为你,你若是不再了,江左盟,梁国,这些于我而言,都毫无意义。”

所以你可得好好活着,你的性命你不在意,可在我心里却是比那些你在意的东西重要许多的啊。蔺晨目光直直撞入梅长苏眼中,甩出这段话。

如果等大仇得报,你再也找不到作为梅长苏的继续坚持活下去的理由,我给你,好不好。

为了我。

 
梅长苏试图扯出一点笑意缓和这僵着的局面,但在蔺晨的近乎是逼视的目光下失败了,衣摆下,他食指和拇指无意识的搓着,透出不易察觉的局促和张皇。

他当不至于把这当做朋友之间的承诺或是别的什么,蔺晨是真的很喜欢我,梅长苏后知后觉的想道。

蔺晨盯了半晌,垂下眼帘,自嘲一笑,我在想什么呢?长苏能否活下来岂单单是由他自己能决定的,我这么说除了让他不知所措外又有何意义呢?

 
只是,如果你死了,我不会再碰到一个让我这么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

蔺晨心里的念头和梅长苏的回答撞在了一起,像是激起千层浪,这让他先是不自主的颤栗了下,在某一瞬间有一种那是长苏对他心里那句话的应答的错觉。

 
可惜不是。

ps:
我我我这章真的是想发糖来着,但好像不是很甜QwQ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