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阿凛。

【蔺苏】罚酒饮得(14)

#此文HE
#人物属于琅琊榜 ooc属于我
#这章都是糖!(骄傲脸.jpg)
目录

那天以后,梅长苏几乎是每隔一阵子,就会想起蔺晨那句几乎可以算是告白的话,他神色凛然认真,郑重的让梅长苏不敢随意搁置,唯恐将这点递过来的真心磕着碰着撞碎了。若是他对蔺晨毫无感觉也就罢了,可他心里偏偏也怀着这么点不轨的心思。
 
但,梅长苏拢了拢自己已经入春还披着的狐裘,垂眸苦笑。自己已经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又何必再招惹蔺晨了,让他死后还惦记着呢?反正梅长苏素来心硬,装作无情也能毫无破绽。
 

但那日后蔺晨该逼他吃药,睡觉绝不遗忘,一得空就往小书房和药房钻,也再没说过类似的话,让梅长苏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好像那天的旖旎气氛只是他的幻想。

他松口气的同时也心有不甘,但又觉得自己这点不甘实在毫无道理,既然许不了蔺晨幸福,即便是作为朋友,也该祝他幸福,只是想到日后这份幸福没有他的份,还是会难过。
 
梅长苏心思浮动的实在有些厉害,下意识问一旁的甄平,“蔺晨呢?”
 
“蔺少阁主这个时候应该是和小飞流在药房煎药吧。”蔺公子虽然平时看来玩世不恭了点,可对梅长苏是真的没的说,几乎不是在书房就是在药房,摆明了要死磕火寒之毒。
 

而这时候是决计不让别人打扰的,黎刚上次照宗主吩咐找飞流,四处找不见,找到了蔺晨那,一开门险些没被蔺晨一抬眼冻在门口。

蔺晨显然脑子里还在过着书上的内容,眼神是不带任何意味的冷漠和被打扰的不悦,还是蔺晨先意识到,收了眼神淡淡道“什么事”,黎刚“飞”了半天没把飞流的名字喊全。
 
当然这也只是黎刚的一面之词,至少,跟着宗主去找蔺晨,无论何时都能全程看着宗主被诊着脉和蔺公子插科打诨的甄平,对于连不笑时望着长苏都弯着三分温柔的蔺晨会这样,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而此时被两人念叨着的蔺公子正如甄平所想的在药房熬药,只有这时候蔺晨才难得露出一点寥落的不知所措,全没有和飞流打闹的心思。
 
飞流坐在蔺晨一旁不时递过蔺晨要的药材,做着粉碎研磨的打下手工作,蔺晨将一味药加入锅中,看着锅中滚起气泡和翻腾着上上下下的药材,继而把目光投到正在认认真真研磨着药材的飞流身上,轻声说道,“飞流,再过一阵子,我们就能离开这了。”
 
药房里弥漫着经久不散的草药味,让他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琅琊山,不自觉就带出了怀念。
 

“廊州?”飞流猛的抬头把研钵砸在桌上,眼神亮晶晶的问道。
 
“也许廊州,也许琅琊山,你更喜欢哪儿?”蔺晨纵容的笑笑,飞流这般开心,自己又岂不是。

京城就像一个大染缸,将一切都染上功利,空气中满是权力腐朽的气味,连天,都是灰蒙蒙的,尽职的扮演着天机不可泄露的角色。不像琅琊山,是一派坦坦然然,蓝的肆意,即便是有黑压压的时候,也像个不解忧愁的孩子,尽情泼下倾盆暴雨,眨眨眼,又还是蓝的毫无芥蒂。
 
蔺晨想拉着梅长苏在雨后新芽倔强的冒着头,晕染一片生机的山坡上奔跑,梅长苏肯定会喜欢那里,蔺晨毫无理由的想到,他明明是个会幼稚到陪着飞流丢书,对孩子们温温柔柔,喜欢一切干净明亮的事物的人呀。
 

“苏哥哥,都好。”飞流认真的想了想廊州和琅琊山两个地方,费劲的权衡,脑子终是转不动了。
 
蔺晨有所思的抬眼看向飞流,眼里氤氲着一片雾气。这药味可真熏人,他掩饰着嘀咕道。蔺晨勾勒着梅长苏的身形,他一贯束着发,喜欢把手拢在袖中,右眼的眼睑处有一道疤,常常垂着眸,笑着的时候也像是被拘着的,唇角先是抿着,然后向上一提。

瞧,蔺晨几乎可以像画像一样把长苏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未来不可期,但只要长苏在的地方,天涯海角,都是我心安处呀。
 

“是啊,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可世事无常,这里已经不再是林殊的朝堂了,地狱归来,不可久留,我想他心里应该比谁都明白,你说呢?”金陵是林殊的家,可已经不可能是梅长苏的家了。
 
蔺晨心思一沉,“飞流,你知不知道再过一些天,你苏哥哥将要面临一个大关口。”

飞流懵懵懂懂的“啊?”了声,眼神里尽是迷茫不解。
 
蔺晨蹙着眉,“说起来我还真是有些担心啊,他现在有一口气撑着也没什么,可如果过了这个坎儿,他心里这一口气突然放下来,又会怎么样呢?他一直不愿意回复林殊之名,何尝不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呢?算了,反正也快要死了,又何必把林殊和梅长苏搅在一起,让大家疑虑呢?”
 
梅长苏的这些心思蔺晨一清二楚,梅长苏也不曾瞒过他,只是蔺晨终究不是能开解他的人,他能做的,就是尽力保住他的命,可蔺晨却越发力不从心。

关心则乱,蔺晨自诩世外之人,本以为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可每每把梅长苏和“死”这个冷漠而不近人情的词联系在一起,心里闷闷拧作一团,能听见血管里滚烫的血液冲向大脑,缺氧似的张嘴猛吸一口气,透不过气来。
 

“不死!”飞流骤然听见“死”这个字,忿忿看着蔺晨喊道。
 
蔺晨抬眼,有点身心俱疲,耐着性子问飞流,“小飞流,现在连你也不愿意听实话吗?”
 
飞流认认真真的抬手指着蔺晨,眼神里透着执拗的天真和坚定。“有你,不死。”
 
蔺晨突然就愣住了,他细细咀嚼着这句话,感觉眼里有什么想要止不住的流下来,他抬头用力憋了回去,“看来还是我们小飞流相信蔺晨哥哥呀。”
 
“你说的没错!有我在,不死。”斩钉截铁,不留余地。
 

蔺晨立身琅琊阁,教的是“无欲,不争。”而今天,蔺晨心中翻腾着不甘和冷然,他这辈子没争过什么,但现在他想找老天爷争一样东西。
 
长苏的命,我保了。我倒是要看看,阎王爷可能从我手里夺人?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