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阿凛。

【蔺苏】罚酒饮得(16)

#此文HE
#人物属于琅琊榜 ooc属于我
#最近越发嫌弃自己写的东西,糖不像糖,刀不像刀,正剧不像正剧,想交代的东西也交代的不清不楚QwQ

目录

金殿呈冤,一朝翻案。
 
梅长苏安安心心窝回了一亩三分地的苏宅,坐等祭典召开。他难得有闲心捧着本闲书读得不亦乐乎,旁边戳着个百无聊赖托腮盯着苏哥哥的飞流,和一个更百无聊赖的蔺晨。
 
梅长苏试图无视这两道目光,若无其事的翻过下一页,但蔺晨满脸琢磨的眼光看的梅长苏浑身发毛,只得放下书,“你又想问什么啊?”

蔺晨不答,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梅长苏一番,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金殿呈冤那天我本来很担心,担心你夙愿达成,一口气松下来,人就不行了。”
 
梅长苏抬眼看向蔺晨,已经准备好的说辞脱口而出,“我这十几年来每走一步心中这口气都会松一点……既然这结果都已经在掌握之中,这口气松与不松又有什么区别呢?”飞流点点头,觉得苏哥哥说的很有道理,蔺晨却不吃这一套。
 

“你少拿这一套来糊弄我,我还不知道你呀?”

“你知道我什么呀?”

“你稳得住,并非真的你心境平和。”蔺晨由盘坐支起一条腿扶案起身,走到梅长苏身旁坐下,目光灼灼,“而是因为你心里这口气,根本就没有真的松下来。”

梅长苏怔愣着,继而在心里苦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梅长苏斟酌着开口道,“我不是信不过你的医术。”我不是信不过你的医术,我是不相信我自己。

这些年他并非毫无察觉,他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步步衰弱,他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蔺晨谈笑风生,是蔺晨不知费了多少心血换回来的。而且赤焰一案事了,梅长苏也失去存在的意义了。
 
蔺晨不吃他这难得的卖乖,眼尾眉梢的笑意一收,“既然不是,那就相信我,不要给自己设限,你只要尽力,我也尽力,可好?”
 
蓝衣公子神色凛然认真,像他无数个日夜来的倾力相助,一句承诺就抵得过千军万马,那些梅长苏本以为遗忘在犄角旮旯里的话语争先恐后涌出来,裹着那人如匪石般不可转的真心。
 
“我当尽力助你。”

“我以为,我还是担得起你喊一句蔺晨的。”

“是不是我一对你生气,你就这么吓唬我啊。”

“长苏。”

这些话语凑在一起,不多不少,堪堪拼凑出一点迟来的悸动,但也覆水难收。
 
梅长苏神色微动,眼角泛了点红,千言万语闷在心里,却将将只念出了一个字。

“好。”
 

蔺晨得了他这个字,在一旁消消停停垂下目光,笑眯眯的将手拢入袖中。

计划通。
 
梅长苏狐疑的盯着蔺晨,有种自己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试探着提了个话头,“想必你已经计划好了?”

蔺晨拊掌应道,“没错!”
 
“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绕道秦大师那儿,去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我们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那座山上有佛光,我们在那守个十来天一定能看得到,再接着,我们去凤栖沟,带着飞流去看猴子,正好,未名,朱砂和庆林我们很久也没见面了,顺道我们去拜访拜访,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你不是最喜欢吃了吗?回琅琊山之前,我们先去拿两坛子,然后呢…..”
 
梅长苏看着蔺晨滔滔不绝的计划着不久的将来,竟觉得有些热泪盈眶,好像他们真的可以一起走过千山万水,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纵时日无多,他日黄泉之下,有这点弥足珍贵的时光相伴,也不算孤独了。
 
偏偏梅长苏嘴上却越发不饶人,埋汰道,“行了行了,照你这种走法,回到琅琊山,大半年都过去了。”
 

“大半年又怎么啦?你把时日算得这么清楚,又有何益呢?你信我,我们就这么走,能不能最终走回琅琊山,这也完全不是需要你考虑的问题,不是吗?”
 
“那好吧,我就把自己托付给你了啊。”
 
梅长苏玩笑似的说道,措辞却让蔺晨心里一惊。

蔺晨自知自己是以一个朋友并神医的身份和他游历,但梅长苏这番话却让他有些惊疑了,他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还是我自作多情?
 

梅长苏纠结了好些时日——就剩这点时间,做不到和蔺晨一起白头到老,何必还要祸害他呢?理智如此,心却不由他所想。

我喜欢你,但除了满腹的权谋,早已冰凉的热血,就只剩自作主张送给你的真心了,好像也没什么能给你的。

我把自己,把自己最后这段日子送给你吧,也算是给我迟来的心动一个交代。

任性完这段时间,我就把蔺晨还给你,愿你幸福。
在此之前,容我独占一会儿吧。
 

两个自以为心怀鬼胎的人没想到,他们映出的正正是同一种心思。

ps:方便的话能顺便点开我主页,看一眼我的下一条lofter嘛w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