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蔺苏】罚酒饮得(18)

#此文HE
#人物属于琅琊榜 ooc属于我
#领兵打仗的细节我不太会写要是有bug欢迎指出w

目录

梁王自同意重审赤焰案后,终日萎靡不振,朝中事务由靖王萧景琰全权负责。萧景琰常年征战在外,熟知兵法,明白出兵一事容不得耽搁,当机立断分拨兵力大渝7万,东海3万,南楚4万,北燕3万,要求主帅即刻率兵奔赴战场。

 
守卫北境的尚阳军新败,齐督帅阵亡,军心不稳。梅长苏率大军抵达城池后,果断接手城中防卫,将伤兵转移至城内营中妥善安顿,并命齐督帅的偏将即刻来见,汇报城中状况,战损及粮草数目,便于后续调兵遣将。
 
因梅长苏并未公布其赤焰军少帅林殊的身份,军中之人虽一心抗敌,但心中少不了对这位主帅的质疑。也难怪,打仗凭的本就不是谋士那点阴谋诡计,虽说兵法诡道,但行兵的诡道在于了解军中的运作体制,在这的基础上知己知彼。

而在士兵们看来,梅长苏一没上过战场,二来本就是太子身边的红人,就怕他心气高,听不得劝。齐督帅的偏将李岩还没来得及为援兵已至松一口气,又为主帅人选捏了把汗,但左右这也不是他做得了主的。
 

但李岩甫见了梅长苏,他便知自己的猜测着实错的离谱,先不说梅长苏的询问全在城中防务要点上,就说梅长苏站在他面前时的气势,我的乖乖,若不是早前听说了梅长苏在京城中的事迹,他几乎以为此人与靖王一同征战沙场多年。

许是来时碰到了一小股大渝的部队,梅长苏盔甲上还占上了点血迹,浑身上下血腥味混着煞气,目光如炬,端是逼人。
 
偏将怀着不可名状的敬畏向梅长苏汇报了城里的情况,末了,想到什么似的又补充道,“但城里的医师紧缺,本就只有十几个,你们还没来时,大渝攻势不断,不断有伤兵被送下来,不少医师连轴转,几天没合眼了,这不,刚又倒了一个。”

梅长苏听见“医师”两个字,目光往旁边一飘,和一旁的一位亲兵模样的男子对视,略一点头,目光落回了士兵身上。

 
士兵心中还惦记着这次伤亡的惨烈,难得露出消极的情绪,但随及又意识到在主帅面前这样不大好,急急忙忙抹了把脸就想告辞,却不防肩上搭了只手。

军中之人普遍气血方刚,连呼吸都带出躁动的热气,可肩上那只手却有些偏凉,抚平了他心里的烦乱,梅长苏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是温和而镇定的,李岩迎着这目光,感觉自己找到了主心骨。
 
梅长苏拍了拍他的肩,“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李偏将后脚跟一并,右指并拢在眉边行了个军礼,带出盔甲铿然作响,在梅长苏点头致意后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直至那人走后,梅长苏才缓缓蹙起眉。

之前率兵一路狂奔,谁想半路会和一小撮想绕道偷袭的大渝军队撞在一起,狭路相逢勇者胜,梅长苏当机立断,“打!”因为北境防线危殆,梅长苏深知拖延不得,必须速战速决,决意正面杠上大渝,大渝部队也意识到难以脱身了,不要命的攻击。

纵是梅长苏身边亲兵重重,也少不得负了伤,不过也只是右手手臂下意识一挡时划了一道,若是往时随意拿绷带划拉一下便好,可梅长苏有心避着蔺晨,想先把蔺晨糊弄走再自个包扎一下。
 
蔺晨方才路上就觉着有点不对,可梅长苏掩饰的太好,一时也看不出端倪,直到刚才梅长苏伸手拍那人的肩时才觉着不对,梅长苏站在那人左前方,按理讲伸出右手是最习惯的,可梅长苏偏偏不着痕迹向左移了一步,左手拍上那人的肩。
 

梅长苏转过身就看见蔺晨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侧,心里一紧,强做镇静,故作不知喊了声“蔺晨。”

蔺晨面无表情,“右手。”

梅长苏讪讪一笑,心知瞒不过了,把右手伸给他,蔺晨也不吱声,捉着他上臂试探性的挽起他的衣袖——还好,没发炎也没感染。

纵是如此,蔺晨也觉得心里堵着慌。梅长苏见蔺晨盯着自己手臂不说话,抽手也不是不抽手也不是,卖了个乖,“蔺晨……”

“梅将军可真威风。”蔺晨好容易憋出一句话。
 

梅长苏本已经做好了他扭头就走的准备,可蔺晨沿着床头做了下来,把药箱打开,甩出一句“忍着”消毒包扎一气呵成,末了合上药箱,就要起身,梅长苏下意识拉住他,“蔺晨。”

蔺晨狠狠剐了他一眼,心疼的不得了,又骂不得,转身就要走,梅长苏突然福至心灵,“阿晨。”拉住衣角。

蔺晨像是被施了定身咒,而后缓缓转过身,哭笑不得,“怎么,我心疼难过还不许我生气,林小殊你是越活越过去了吧。”

林殊扒下了梅长苏这张皮,脸皮凭空增加了几寸,眨巴着眼,“不许。”
 
蔺晨要从军自然不能再穿他那蓝色宽袍,不仅换上了盔甲,连标志性的披着的散发也随意用手一拢束了起来,别进头盔里。

梅长苏看惯了蔺晨那副潇洒模样,行军赶路时还没注意,现下一看登时没憋住,“噗”笑出声,赶紧捂住嘴。
 
蔺晨“.…..”这个人我不理了谁爱理谁理吧。
 

梅长苏注意到蔺晨没那么生气了,搬了个杆子就往上爬,“阿晨……我觉得你这样特别帅气真的。”

蔺晨本来就对梅长苏卖软没什么抵抗力,迅速缴械投降,趁着大脑还没死机还维持着点理智,“说好了你要是受伤不许瞒着我。”梅长苏生怕蔺晨反悔飞快点头应好。
 
“我先去伤兵那看有什么能搭把手的。”说完警告性的扫了眼长苏,“要迎战时不管你,平时就别拿老提着你那把长枪了,沾水也不行。”“知道了,蔺老妈子。”
 
蔺晨本来正准备跨出门,听了这称呼差点被门槛绊倒,还没能从阿晨到蔺老妈子的惊人转变中适应过来,一时竟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不是,长苏这是要上天啊。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