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蔺苏】罚酒饮得(结局)

#突然发现自己前面漏洞好多QwQ
微调了12章的火寒之毒解法和19章结尾处,因为特别想让他们HE,所以可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设定,见谅啦w
#后续可能还有番外之类的w
#人物属于《琅琊榜》ooc属于我

目录

蔺晨当初在说冰续草三月后神仙难解,但犹不肯放弃,摸了把梅长苏的脉搏,竟还有微弱心跳。蔺晨虽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但猜测是冰续草和火寒之毒两者相冲之下,冰续草之所以被称为致命毒药,是因为三月过后,冰续草积攒的寒意会以强劲的方式冰封经脉,但梅长苏身中火寒之毒多年,火毒早已在他身体里积蓄,恰恰冲抵了冰续草的寒意。
 
但也正是如此,火寒之毒吞噬了冰续草的寒意后,毒性愈发扩散,将他先前针法调理下的微弱平衡打破,火寒之毒在梅长苏体内肆意蔓延,若是压制不住,即使没有了冰续草的反噬,也难多活几日,但眼下,梅长苏至少还活着。而老阁主报着侥幸心理带回来的火寒之毒药引,是梅长苏唯一的救命稻草。
 
天亮后不久,副将李岩照旧去到主帅帐中,就整肃军队、班师回朝一事询问梅长苏安排及细节,但到了门口,侍卫却告知说主帅一早出去了,只在桌上留了交代事宜,竟是厚厚一沓纸,不可谓不详尽。李岩直觉不好,问守卫主帅何时出的门,答曰,天未亮就出门了。
 

李岩思索着,在门口来回踱步,远处忽有一人运着轻功,几个起落到了帐前,是梅长苏的随侍亲兵——蔺晨。他背上还背着一人,是主帅梅长苏!

“备马。”蔺晨冷声说道,有如实质的寒意扑面而来,李岩下意识皱着眉问道,“你要带主帅去哪?”
 
“我说备马!”蔺晨吼了声,愣了愣,才意识到自己无端迁怒别人了,但他心里着急,定了定神,开口道,“军中之事,想必长苏已经交代完了,我先带他回琅琊山,若回京后太子殿下问起,你就说主帅服了冰续草,被琅琊阁阁主带走了,我现在急需一匹快马。”
 
偏将曾好奇之下查过蔺晨的身份,自然也知道此人就是琅琊阁主无疑,加之先前主帅对他也极尽信任,脑海中念头只转过一瞬,他已有了决断。李岩招来一旁的小兵,“把主帅的马牵来,要快。”

随后又担忧的开口道,“主帅...他怎么了?”他在一瞬间几乎以为看见了对面那人近乎崩溃的眼神,但蔺晨随及垂眸,侧过头看向梅长苏,“他太累了,想睡会儿。”梅长苏面容苍白,安静的躺在蔺晨背上。

马牵来了,副将下意识想搭把手,被蔺晨避开了,蔺晨先把梅长苏抱上了马,随后翻身上马环住长苏,略一颔首,“谢谢。”双腿一夹,策马疾驰琅琊山。
 

蔺晨在出发前借飞鸽传书,知会了从北境到琅琊山途中琅琊鸽房据点备马,一路不停歇的换了六匹马,三天三夜没合眼赶回了琅琊山。梅长苏则一直处在昏迷中。
 
到了琅琊山山脚下,山底下老阁主早安排了人候着,蔺晨勒马跟前,踉踉跄跄下了马好容易站住,已觉得天旋地转。蔺晨自知体力耗尽,不再逞强,只在后面一路缀着,看手下们按着老阁主的交代将梅长苏安顿妥当。然后木然的守在了玄晶棺旁,扎了根。手下劝不过,还是蔺老阁主得知情况,一个手刀把蔺晨打晕,让人抬回去休息了。
 

琅琊山的景致随着季节换了一轮又一轮,至今已是三载光阴,霓凰和靖王都曾到访,又先后离开了。梅长苏依旧沉睡不醒。
 
也好,蔺晨想,他可以一直陪着长苏。至于醒来,他想都不敢想,他已经无法承载更多失望了。

梅长苏那日伏在琴上吐血给他的印象太深,像是在身上捅了七八个血窟窿,再在想起来的时候重新翻来覆去疼一次。

他活着的这些年来,前半段日子逍遥自在,不知“怕”字怎么写,后来却在梅长苏身上体会了不止一次,刻骨铭心,实在是怕极了,每每想起,心头都涌起难以自持的恐惧。
 

梅长苏迷迷糊糊感觉自己陷在无边黑暗中,寂静却让人安心,没有所有负累和责任,像是引诱他就此长眠,不再醒来。

是了,没有了梅长苏雪冤的执念,没有了林殊抗击外敌的责任,一切都与他无关了。但梅长苏总听到有人在他身边唤道,长苏。他直觉这个人很重要,但想不起来了,这点疑问在他心里越攒越强烈,让他生出了逃离这儿的念头。
 
梅长苏猛的睁开眼,“蔺晨”,因为久不出声带出摩擦着声带的嘶哑。

你是我的执念。
 

蔺晨听得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下意识抬头看向门口,长苏!

蔺晨猛的站起身,险些带倒桌案,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欣喜若狂,但随即眼神暗下去,像星辰湮灭,嘴唇翕动,带着点言不由衷的笑意,“长苏,你如今毒性全解,天高海阔,自可翱翔。你也不必再担心因为自己的过早逝世,而被后世史书留下真假难辨的印记,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都大有可为。我就不留你了。”
 
梅长苏仿佛不认识一样看着蔺晨,心里涌起的久违相见的喜意被浇了个透心凉,“蔺晨,你什么意思?”蔺晨低下头,借着整理桌子上的资料掩饰着自己好容易压抑住的失态,“琅琊山太小太安逸,施展不了你抱负。长苏你既有凌云之才,当千古留名才是。我先前所做的,不过朋友之谊,不求回报。”
 

梅长苏缓缓眯起眼,走到蔺晨跟前,冷冷道,“你以为我弹那首《凤求凰》是为了回报对你的亏欠?我梅长苏不是什么好人,平生亏欠过不少人,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我喜欢你,你如果不喜欢我,大可不必搬出这么多借口,就当是我会错了意,只要你说一句'不喜欢',我现在就下山,绝不多留一刻。你说啊!”
 
蔺晨“我……”了半天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梅长苏气急,一言不发转身抬腿就要向外走,蔺晨顿时慌了神,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抓住了梅长苏的衣袖,抬起头,眼睛红的像是要滴血,“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蔺晨说出那句“不留你了”的时候心里已经像是被撕扯一样难受,扶着桌案都险些站不住,直到长苏那句“我喜欢你”把他定在了原地,三魂六魄勉勉强强归了位,他自身后环住梅长苏,轻声道,“我错了长苏,我不会再放手了。”
 

“呿,”梅长苏转过身看向蔺晨,想说一声“出息”,但自己过往劣迹斑斑,不知毁了多少和他的约定,突然无师自通了蔺晨的缺乏安全感的心态自何而来,悻悻摸了摸鼻子,心虚的狡辩道,“蔺少阁主不是自称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么,怎么,甘心在我这棵树上吊死了?”
 
蔺晨自觉自己现在肯定极为狼狈,别过眼去,又舍不得似的转向梅长苏,隔着一张桌子,把梅长苏搂入怀中,末了,叹气似的附在他耳边道,

“那能怎么办,让我遇见了你。认栽咯。”

Fin.

番外设想戳这里...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