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阿凛。

谈耽美现状

       我混耽美圈也有些年月了,稍微有资格谈一谈我眼中的耽美圈现状。
 

       我身边有人对耽美持厌恶的态度,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对耽美持厌恶态度,但我不觉得愤怒又或者惊奇,因为耽美圈中的很多元素也让我十分厌恶和心惊。但我仍然想对他们厌恶的原因妄加揣测一番。
 

       首先,我不认为厌恶耽美和反对同性恋之间可以画等号。如果有一类文学能最为接近同性恋本身,那它应该叫做同志小说。同志小说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向大众说明同性恋是怎样一种存在,他并不刻意夸大,也不刻意美化,他只是像在陈述一个事实,它想做的,可能也只是消除人们对同性恋的敌视和偏见而已;但耽美则是更偏向于理想化,唯美化的存在,它的目的多是为了娱乐。
 

       如今的耽美作为一个题材,作为一个容器,却不总是作为他本身包含的固有品质。我见过(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这么做,所以仅仅用见过)有人在各种社交平台上打出“异性只为繁衍,同性才是真爱”的标语,也见过有人喜欢不顾当事人意见三次元强拉cp说“好萌好萌”,又或者打着“同性恋无罪”的旗号想要强行把直男掰弯,这都是我见过的。

       有一些人就是因为这样的强盗逻辑,而对耽美这个词敬谢不敏,我得承认,这些都是有的,但这些不是耽美圈的全部,但这样的印象一旦被耽美圈以外的人确定,是很难被纠正的,我经常可以看到这些情况。如果我们对同性恋合法化的倡导是为了追求平等,我们何以能以此来干预别人的自由和平等呢?这是错误的。况且,做出这些事情的一部分人,喜欢的是“耽美”,喜欢的是“颜即正义”,他们甚至并不真正认可现实中的同性恋。耽美这个定义被越来越广泛的传播的同时,它也越来越娱乐化,耽美和同性恋两个定义渐行渐远。
 

       如果说上面提到的情况只是观点略偏激或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是耽美圈的糟粕或是应该被去除的东西,那么我接下来说的这个,应该就是耽美圈本身一部分了。

       我想说一下人设,三观问题。我看到过很多让我以为自己看的不是耽美文的文,“娇柔妩媚”这些词用在耽美文主角身上……我以为首先同性恋和性别认同障碍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同性恋不等于受是伪娘;其次,如果能写出把男主换成女主都毫无违和感的文,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写言情更痛快呢?毕竟,爱情的主角不是一定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或者一个男人和一个像女人的男人,爱情是,我很喜欢一个人,然后他的性别就是我的取向,上面所说的人设问题是我不能接受的。
 
       除了这个以外,还有的文深谙“强攻弱受”之理,攻占有欲强、强制爱、监禁折磨等,花样百出,受或是倒贴或是开始反抗后面被攻因为一个举动,一次车祸或是一个大病然后爱上攻,这几乎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看见“占有欲强,”“腹黑”都打着抖绕道走,对不起,对这个,我只能归结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我以为,耽美文的本质是两个男人的爱情,再本质,是两个人的爱情,爱情最主要的特性难道不先是平等和尊重吗?更有各种女配被不择手段的处理后,读者拍手叫好……在这些例子中,我找不到平等和尊重,我能看见的,只有莫名其妙。
 
       但我又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这是耽美圈的一部分,或者,这是很大一部分人对耽美圈的认知,认同这一点的读者多的我不敢想象。一个文笔很好,但三观不正的知名作家的影响力是我们很难想象的,我们当然可以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喜欢三观不正的文,我喜欢别的,只能这样。但我以为,一个作者是要有自己的担当的,是要为自己笔下的文字负责任的,不只是为了娱乐。

       当然,你可以说,看小说不就是图个娱乐么?何必当真。那就当我是太过较真了吧。但我不能想象,如果在我三观还没确立的时候,看某些知名作家赢得满堂彩的“强攻弱受强制爱,末了,攻一个下跪受感激涕零,两人he得幸福美满”,我不敢想象自己三观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玩笑似的对朋友说“哪天我打算弃坑了我就把XX耽美作家的文看一遍就好了”。

       很多事情真的不是一句“爱看看,不看滚”可以概括的,就好像当别人指责这些的时候,你没有办法理直气壮的告诉她们“我不看三观不正的文,不看渣攻贱受的文,不看纯折磨无爱的h文,我萌的耽美可好了”,因为这是很大一部分读者,她们的耽美也是这个耽美圈子的一部分。
 

       另一个是题材问题。耽美在某些时候在我看来,就好像是一个容器,你喜欢什么都可以往里装,而且因为它的起步比言情晚,相关规范也不如言情,所以它可以比言情尺度更大,更肆无忌惮。我喜欢猎奇的各种xx系,xxplay,还有很多很多,ok,你都可以往里装,但然后呢?你喜欢的不是耽美,但你实实在在披的是耽美的皮,它的很多血腥暴力,奇奇怪怪的无爱h,比言情来的要多(至少在我看来)。
 

       那我们要怎么看待甚至解决这个问题?
 
      从读者来看,学会避雷,避不开的话,离开未尝不是一种选择,在三观还没有良好的确立起来之前,谨慎入坑;从作者来看,如果您的爱好小众,或自知三观猎奇,请打好相关的避雷tag,还有,请为您写的东西负责,网络交错复杂,很多东西无法追溯无法追责,但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一杆秤,自己写的东西,几斤几两,都在秤上。

       而从维护网络和谐的国家政策层面上,他们采取的是一刀切(起码微博是曾经打算这么做的)。他们对耽美圈下手,除了因为整个社会或是上层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低以外,何尝没有耽美圈本身的一些问题呢?

       但我们只能站出来阻止,即便这个圈子良莠不齐,即便它在我看来有那么多让我不喜欢的地方,但起码,这个圈子还有很多很美好的作品,很美好的作者和读者,我的很多观念都是在其中学到的,包括自由和平等。

      我在耽美圈里遇见了这么多美好,也正因如此,我对这个圈子怒其不争,但可能也只能这么怒一下了。

      毕竟,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无足轻重。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