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人生实难,死如之何

——记《伪装者》于曼丽
 
       “那你会少半条命。”分赴第三战区前夕,当明台问起如果于曼丽手中的密码本是假的会如何时,郭骑云答道。
 
       于曼丽的经历让她注定做不成养在花瓶里的玫瑰,她就好像一丛枝蔓横生的荆棘,上面长着见血封喉的毒刺,簇拥着一颗敢爱敢恨的心。
 
       她十四岁被养父卖入妓院,艺名“锦瑟”,十六岁染上花柳病,本要被丢到乱坟岗去,却被好心的湘绣商人于老板赎了身,于老板送曼丽去念书,可好景不长,于老板被三名水匪劫杀,于曼丽退学,“锦瑟”重出江湖,逼得三名水匪家破人亡,又分别嫁给他们,于新婚之夜下手杀人,大卸八块才肯罢手,投案自首,判处死刑,冠名黑寡妇。
 
       她手法狠毒,内心却柔软,王天风知道,所以让明台做她的生死搭档,做拴着她的那根绳索。她知道这是逃不过的劫数,前面是万丈深渊,但身旁有一缕温暖可憩,已经让她甘心沉沦。
 
       她并非不爱国,我想,当她在师大念书,和同学们挤在一间教室,念着同样的课本,穿着各色学生款式的旗袍,彼此不知前尘和后事时,内心怀揣的当是同一颗中国心吧。不然她也不会说出“我想爱国,就看国家给不给我机会了”“我想要站着死”的话来了。
 
       她终究是栽在明台手上。当她知道她的搭档想要从军校离开,而自己的下场只能是执行死刑的刑场时,她噙着与往日别无二致的笑容送别明台,心里百转千回,化为平常一句“你不要学我,离开了不论经历什么,都不要回头。”“那时候,草都郁郁葱葱了,也挺好的。”她遥想起那时春风拂过草长莺飞,吹过她坟前,也将掠过明台的耳畔吧。傻姑娘,你的回头不也是为了他么。
 
       明台冒雨奔赴刑场,乞求老师放于曼丽一条生路,他在雨中全身挺直,屈肘推直,咬着牙做着一个又一个俯卧撑时,于曼丽崩溃大哭,“明台!我的命是你的了!”她把一颗真心砸在了明台身上,自此覆水难收。
 
       她和明台一起,乔装打扮闯过联络点,刺杀过汉奸,拦截过军车,互道过“新年好”,甚至一起玩笑似的拍过婚纱照。于曼丽心思通透,明台的眼神不作伪,分明是喜欢她的,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呢?直到程锦云的出现。程锦云一出现,于曼丽就知道自己完了,这辈子值得她争的东西太少了,偏偏唯二两样她都争不起,一个是于老板的命,一个是明台的情。
 
       程锦云有什么好的呢?她不懂得明台的心思,拿枪没个准头,出任务也得劳明台搭救,集体行动还差点因为一个小孩而害死整队人,甚至长得也不很好看,整天吊着脸,好像谁欠她个几百万,当她想和她一起行动啊。
     
       于曼丽站在玻璃窗外,看着明台言笑晏晏,不时来个小把戏逗程锦云开心,脸上的笑意倏地一收,别开眼斜靠在橱窗前,就着姿势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引得眼泪滑下,她也不去擦,抱臂站着——我错了,程锦云还是有好的,她出身名门,大家闺秀,她有着她亮亮堂堂的信仰!而这些,她都无法企及。
 
       一个人的身世怎么能是由着自己的意愿决定的呢?这也太残忍了。明台,你这样选择真是太残忍了,可我还是喜欢你,喜欢的可以把命豁出去。今天又到了“摆渡”的日子了。她转身看向明台,又收回视线,笑的很悲哀。而且今晚明台铁定不会知道的。
 
       当明台收到狙击明楼的命令,于曼丽毫不犹豫提出要和他私奔,哪怕亡命天涯,她“我爱你!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所以,我爱的很辛苦!我很无耻卑贱哀怨隐忍的爱着一个我根本不配爱的人!我爱的很惨是因为我知道结局!”于曼丽的身世经历配着她所处的时代,注定了她的处境艰难,心里拘着的都是打落牙齿往下咽的困境,国还没能在她逼仄的心里有立足之地。一个明台堪堪能支撑起她摇摇欲坠的希望。
 
       从初见明台打探着于曼丽的身世时,无意说道“这儿就像是在坐牢”,她就知道他们不是一类人,他有着显赫的家室,干干净净的成长经历,保有真挚明亮的眼神,而自己,就好像是一见天光便会散了形的厉鬼,侥幸披了人皮走在大街上,好像谁和谁都没有什么不同,却掩饰不了自己举手投足的风尘气息,和眼神里的阴寒神色。在他看来恍如坐牢的,暗无天日的军营,是她唯一的,最理想的出路。我之蜜糖,彼之砒霜。
 
       如果说先前她还抱有非分之想,而听说明台已经订婚后,于曼丽已是心如死灰,她脸上浮着淡淡的笑容,却好像风一吹就要碎掉似的,“还没祝贺你订婚。”她小心翼翼捏着那张郭骑云拍的“三流水准”的婚纱照,万千喜悦收入眼中,像缀着明星,“拍的真好。”
 
       她出手狠绝不留余地,她仰着头明媚一笑,她把心一次又一次的盛到明台面前,你看一眼啊,但她自始至终没有强迫,只有成全,明台让她找回了尊严,找回了喜悦,她也成全了明台的爱情,“祝你幸福。”如果再给她一些时间,她可能也能跌跌撞撞摸索出自己的信仰,既不使她卑微到尘埃里,也能让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可没来得及。
 
       生命的最后,她亲手割断了吊着她的绳索,从几丈高的城墙上坠下,却强撑着站起来,打光了手枪里的子弹,笔直的站着走完了她的一生。最起码在那一刻,她知道自己是有尊严的。人生实难,死如之何。
 
       那不谙世事的眼神是假的,那精心拿捏的脆弱是假的,只有爱你是真的。
 
       她和明台做了一辈子的生死搭档。
 
       你生,我死。

评论(6)

热度(10)

  1. 毒奶日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