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两个小片段

理由


“埃迪,我饿了,那人身上的肾脏和脑袋很对我胃口。”

“我再重申一遍,杀人是不可以的。”

“我饿了。”

“不可以。”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埃迪。”

“巧克力?”

“我是会在乎这个的吗?你们这些脆弱的人类还想要威胁……”

“和炸薯球。”

“……不吃就不吃。”

 


求婚


“你在干嘛?”埃迪低头去看附着在他左手手背,延伸至无名指骨节上的一小截黑色粘液。

“我乐意。”毒液刚从一个顶上有个奇奇怪怪十字的房子里回来,“噌”地溜回埃迪身体,带着点恼羞成怒说道。说着,它还是犹疑着把手背上的粘液收回体内,只剩下无名指骨节上环着的一圈,冰冰凉凉地,倒和金属质感有些相似了。

埃迪抬手去看那圈黑环,突然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谈话的时候,你曾说过……”

“你是作为我的坐骑……”毒液烦躁地补道,“你当时那么弱小,我这么觉得很正常。”

他瞥着埃迪的神色:“好吧,那也只是我当时觉得,你知道我现在并不这样认为。”

埃迪扬了扬眉,毒液连忙打断道:“我是说……好吧我错了。”

“你曾说‘你是我的。’”埃迪促狭地盯着黑色指环,“我还没想完你就读取我的想法了。”

“‘你是我的。’你必须是我的,以前是,现在也得是。”毒液冷冷说道,那逐渐覆盖埃迪的左手,还在飞速扩散,一路蔓延到手臂上的黑色粘液展现出它难以抑制的不安和躁动。

埃迪缓缓抬起手,任由毒液把粘液四处飞溅,把嘴唇落在左手的一片凉意上,目光虔诚而温柔,胡子拉碴的埃迪伸出右手从口袋里取出一枚戒指,认认真真地套在了已经完全被黑色覆盖的左手无名指上,而那团不断蠕动的黑色僵住似的定在埃迪手上。

我以前可不是你的,但现在是了,完全属于你了。

“但,你也是我的了。”埃迪说。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