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胡言乱语

今天骤然间知道这件事,特别难受特别不明白,想和别人说说,但周围的人会觉得,因为涉嫌这么大的金额而获罪很正常,即便觉得量刑不大合理的,也统一复以“可是本来就是这样的啊,你又改变不了。”

我从很早开始学着写一点东西,也慢慢理解了很多,写文对我来说不仅是为了得到认可,又或者为了别的什么,更多的是我喜欢写文,哪怕是突然特别特别累,特别特别忙,心里会记挂着说我最近想了一个什么梗,想把它写出来,就会很快乐。这差不多已经是我的一个习惯了。

我很早之前提到过,耽美文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圈子里的作品良莠不齐,也有很多三观十分不正的,可能会对较低龄的读者产生影响的作品,所以我能理解现在全网和谐的处境。

但今天这件事,这样获罪,真的是一条很容易被触的红线,尤其是对一些打算私印出个人志的作者而言,所幸这也并非不可避免。

但为什么言情作者中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呢?我丝毫没有想要言情作者出事来达到我心里的平衡的目的,但我妄自猜想一下,除了涉案金额大以外,题材是否也是一个隐形获罪的原因?我当然愿意把这种区别想成是因为言情的管制严,尺度小,私印的作者少,涉及的金额不大,又或者我孤陋寡闻等原因,这样是最好了,起码我们能参照言情的标准来规避触碰红线。

但如果不是呢?镇魂下架后,网盘分享的链接永远会显示一行大意为“因为涉嫌...而无法分享”的文字。我们这一代相比上一代,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在上升,这个社会对同性恋的忍耐度却在不断降低,我们可以一退再退,可我们能退到哪一步呢?退回同性恋还在被纳入精神病的范畴的时候吗?

我惶恐,我本坚信“不以文获罪”,这里的“文”是不涉及国家机密的,不违法社会伦理道德的,自己私下里写的一点东西,它甚至不是真实的,而是我们心里一点美好的、残缺的想象的投影和载体,这太微不足道了,即便有朝一日有许多人愿与它共鸣。但我现在不敢说“坚定”了,只敢言“希望”。《1984》中说“老大哥在看着你。”我竟然也产生了点类似的恐惧。

我深爱这个国家,不一定是喊什么口号,说什么言论,可能只是在哪天突然听见一首《红旗飘飘》,看一集《那年那兔那些事》,突然就热泪盈眶。如果有哪天有需要,我甚至愿意为它献出我的生命。

可这不代表我就应当认可所有的规定、不甚完善的法律和有一定争议的判决。可就像最一开始说的,我们又能怎样呢?我们总说,如果这个社会存在一些沉疴,那么总要有人站出来,可我们却承担不起站出来所产生的后果。至少我承担不起。

一个没能准确规定的下位法和上位法的抵触,使得一位认真负责的法官黯然退场,平等自由又要付出多少代价?等多少年呢?

我说这么多并非是想替这件事的作者洗白,但我总觉得这个判决的合理性还有待商榷,并且从中神经质似的嗅到了一点自认为的信息,为之难过且惶恐。

我希望天能一点一点亮起来。

我希望我能见到天一点一点亮起来。

(我毕竟是一个怯弱的人,可能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删了吧。)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