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与君绝》

#小宇宙视角

#会有偏向性,但不代表本人立场

#大概不算特别毒唯?


我想起了7.4那天,天很晚了,昏暗的灯光看不分明,我听见台上说“我和龙哥先给大家鞠三躬”,也隐隐约约见你在举着的灯牌的后面抹着眼泪。我红着眼说,别哭啦,哭花了就看不清他们走花路了。


那天,我们手牵着手,肩并着肩,从“翻涌眼底的光影”唱到“跨越时间等在原地”,两位哥哥在快本门口三鞠躬的身影,自此成为难以磨灭的记忆。那时我们约好了,谁先脱粉谁是狗,要看着哥哥们越来越好,那时我们还说“我们哥哥”,还没像现在这样互用“对家”,用“三月前同事”来表示他们。

 

我和你都会用镇魂女孩来称呼自己,准时在周三周四晚上六点守在优酷界面,然后在弹幕开头补一句“6:01分镇魂女孩打卡”,会因为破剧情而同仇敌忾地辱骂编剧,然后相视一笑。


我们看过双子塔下那个“镇魂女孩c位出道”,见过上海虹桥机场里的空前拥挤的局面,听过宇哥那句“龙哥在后面”,看过龙哥指着走来的宇哥,眉眼弯弯,我们一起在网上发着铺天盖地的表情包,而后又唯恐两位哥哥介意而悄悄收敛了尺度,我们看过了b站大大小小的直播,听了他们长长短短的访谈,我们说,这个夏天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他们。

 

你像《镇魂》中那句“惊魂一瞥,乱我心绪”那样对饰演沈巍的哪位一见钟情,而我也惊叹于某人将赵云澜饰演得这般神似,你会将宇哥好玩的表情包和视频发给我,我也会在看到龙哥的时悄悄@你,我们各自对自己喜欢的人情根深种,但同时也对对方喜欢的人报以尊重和好感。

 

很高兴遇见你呀。我说。

哼。你红了脸,又小声说道,我也是啊。

 

我们还听了雨儿姐认领巍澜粉头激情开麦,看了李砚直播逗比卖萌看《镇魂》,我们每天跑到镇长那抖啊抖,看能不能翻出更多的花絮,也在直播里打满铺天盖地的pk。


镇魂大结局前一天是镇长直播,我们涌进镇长的直播间,听她说拍摄时发生的那些事:雨儿姐被绑的那集被蚊虫咬的狠了,龙哥得了荨麻疹穿着长袖拍摄,大结局前宇哥发烧坚持拍摄,笑点担当的楚哥在“楚淑芝”那集却极少笑场。


我们听啊听啊就回想起了追剧的那些日子,好像注水的剧情和空洞的逻辑也不是不能忍受,我们多想镇魂能一直播下去啊。后来镇长开始放《时间飞行》的片花,我们也跟着轻声哼着,我看见评论里那句“翻涌眼底的光影”“跟着一起唱啊”,眼泪刷地就留下来了。

 

我爱他们啊。我爱这个夏天,我爱在这个夏天陪着我的你,的你们。


是哪位网友说的吗?“就好像郭襄过生日,各路豪杰,英雄聚集到襄阳城给她献上一场旷世的烟花表演,天亮了,又各自大江南北,遁入山林草泽,无迹可寻。”


所有的盛宴都终会有离席散去的时候,但那时我总觉得,这份记忆我将永远视若珍宝。可流年易逝,故人心易变,不管是我的还是你的,若你我执意要将这段记忆继续延伸至将来,它就不再那样稳固不可变更,哪有不变质的回忆呢?

 

 可我总还是会记得和我一道在机场里,秩序井然地排着队,喊着“芒果椰子猴”的口号,唱着早已熟记于心的《时间飞行》的你。我所珍藏的,是我们一道激动地尖叫呼喊,又或是将自制的应援物高高举起的场景,甚至是后来已经各自追随着喜欢的人去了,可当我发了张镇魂的表情包,你问起我喜欢谁后,还是能毫无芥蒂地说,他很好啊,不过我比较喜欢另一位哥哥的那些话语。我的心里存着这些确幸,存至如今,现在却突然突然怀疑这些真的发生过吗?


我听说pony活动上白宇在比划“绝地求生”时脱口而出的是“龙哥上啊”,也看见龙哥发博帮宣传《缉妖法海传》,你看他们的友情还能透过这些星星点点透出来,可我们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纵然前方风雨如晦,我亦不曾有过畏惧,可我无比害怕那些来自身后的利刃,它的主人曾与我背靠着背一同战斗过啊。


你说那些关心是假的,维护不过套路,是真心错负,流年空抛,你说这个夏天不过一场阴谋,真情实感却被背叛,你说,这个夏天早就过去啦。我震惊,紧接着是愤怒,你否认它们,想把那些曾经真真切切的感动抹去,却去信所谓的“真相”,你否认曾经的自己,也将我们的过往一并抹杀。为什么留在原地的,眨眼间不过我一个了呢?


我看着重新回归的,但至今仍未再打开过的镇魂,听着“楚门的世界”“粉丝之歌”此起彼伏,想着我对两人的曾经可能存在的同框取消后失落完的庆幸,看着被群起而攻之的你无动于衷,想着看见你的时候已经从最初的欣喜变为如今的厌倦,恍然回首,原来我们谁都没有留在原地。都已经走远了,在不同的道路上策马飞驰很久了。


我看着微博里渐渐开始上升的人身攻击,无论是我的还是你的,在评论框里打下了无数字,可又都删去了。我关掉微博,突然意识到,夏天真的过去了,不管是对他们,还是对我们。还会有无数个夏天,蝉还是会在树枝间鼓噪,暑气还会从地面升腾而起,可都不是这个夏天了。


我们能不能重新认识一次,就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这句话在我心里起了又落,我看着你目光如炬,言之凿凿,终是没说出口。有什么意义呢?我叫小宇宙,而你叫小笼包,我们都不是那个同样的名字了。


多年后纵有幸再次相逢,我们各自为台上喜欢的人欢呼呐喊,但分列两旁各自为营好似两个世界。


其实本就是两个世界。


那些快乐那些感动那些回忆都是真的,可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我无意挽留,只是总归还是有点怀念,但也就是有点罢了。既然过去的回忆我们都不愿再提及,往后的路也截然不同,那不如就分道扬镳吧。


楚河汉界,两不相干。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