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有太多力有不逮的事情。”

想成为能守护我爱的人的人。

本命白宇。

《一出好戏》影评

它以喜剧写就触目惊心的荒唐,却也怀揣仁慈留下结局圆满。

这是我对《一出好戏》的最大印象。

《一出好戏》中涵盖的寓意和思想太过丰富,其中金融货币,人性思考,人类文明发展等都在其中有影射,但我认为这部电影最重点还是人性善与恶的冲突这方面,而从人物入手分析,大概会简单明了一点。

剧中以陨石撞地球带来世界末日作为背景,公司三十余号人参加团建,被巨浪卷到一座荒岛上,不同的人选择了不同的生存道路...…我把这群人分为小王,张总,马进及姗姗及小兴,而以老潘为代表的墙头草则略过不提。

小王是一个生活在最底层的打工者,但却是这座岛上最具有生活技能的人,他能上树摘果子,能打鱼,而对乱入这座荒岛无所适从的这群人来说,最渴求的不就是生存吗?于是刚上岛的大家奉他为王。这时大家所依凭的,是未开化时代我们祖先的生存法则,也是动物界的生存法则。

但剧中无意为我们展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尊严和体面,尽管这是某些人极力倡导的。支撑张总谈尊严和体面的,是那艘破船上数不尽的物资,而对其他人,是反抗的想法和他人的带头作用。纵是像史教授这样的高知,在“脑子重要还是肚子重要?那你还风什么骨,明天饭你还吃不吃?”前也只一字应答,没有风骨并不比明天吃不上饭更糟糕。但尊严在我们心里也还总有一席之地,在那半数出走的人那一刻的选择中重拾了它应有的分量。

而小王,他用她一朝得势后的所作所为让我们见证了人性中卑劣的一部分,封闭的环境和脱离社会道德规范的氛围助长了这种卑劣,而尺度所限,这火苗很快被吹熄了。但如果说剧里已经让我们愤慨的暴虐只是人性中恶的那部分的冰山一角呢?阿布拉莫维奇的行为艺术和中国五十年前发生的事我已不想再提。

张总。张总坐拥6亿资产的公司,在社会里可谓风光得意,但到了荒岛,失去了地位和金钱,他竟也能快速地适应这种落差,并很快重新规划对自己最有利的道路,这样的人尤为聪明,而且聪明地可怕。张总凭借在荒岛上偶然发现的船,使计怂恿半数人脱离小王统治,在破船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地盘,确立了自己的领导地位,并谎称船上只有两副扑克牌,用扑克牌建立了货币交易体系,而后他手下的马进和小兴以渔网为工具高效吸纳资本(鱼),最终彻底颠覆了以小王等人为代表的丛林法则下的原始社会。

张总不是大恶之人,他也不像小王那样展现出过多的人性的恶意,但在这座荒岛上,他逐利之心被放大,用规则替自己谋私利享特权,以他在岛上所为来看,终究算不上是良善之人。

但小王和张总的一段对手戏让我很疑惑。当张总带领一干人等来到破船上后,小王等人也发现了张总所在的破船,但一番参观后,他完全可以凭借他所在的阵营的现有武力把船据为己有,使张总的势力土崩瓦解,但他却选择了“走着瞧”似的负气离开,实在很不符合人设。我班门弄斧地猜测一下,这段剧情是否想表达“小王所表现出来的人性中的专横使荒岛上的人回到了没有人类尊严的原始时代,而小王不经意间体现的这点七情六欲又阴差阳错地让对抗他的势力险伶伶发展起来”的对撞和巧合呢?

而我把马进、姗姗和小兴放在一起谈,其实是来源于一个观点——姗姗和小兴是马进人性中善与恶映射的实体。马进的心理状态贯穿着整部剧的脉络。从马进出游前负债累累,到得知彩票中六千万大奖后欣喜若狂,再到被困荒岛时急于兑现有90天兑奖期限的彩票,到兑奖日期过后激化小王和张总矛盾得到众人拥护,再到发现外面的世界依然存在后的绝望和百般掩饰,最后解开心结揭露真相使众人获救。马进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欲望、愤怒、欺骗、挣扎……他都一一鲜活地表现了出来,而人性中的善与恶在期间挨个登场。

规则无法约束之地,本能和恶意滋长,但也同时滋养出了希望和性善。替代张总和小王势力,把大家重新团结在一起的,不是别的,是共同寻找真正的陆地的希望;当史教授用生物基因来计算,提出“种马”学时,马进干脆地撕烂讲稿,掷地有声的那句“但他忘了最重要的一点,爱情”,给出了人性何以有别于兽性的答案;但良善并不总占上风,当马进过了6000万大奖的兑奖期限后才发现外面的世界依然存在,而只有小王知道这件事时,他和小兴合计说小王“疯了”并封闭消息;小兴则用张总女儿的视频做要挟,设计骗走了张总的所有资产。真真假假,即便说的清楚,在权力,地位,爱情的制约下,还有多少人能坦然相告呢?

之所以说小兴和珊珊是马进恶与善的影射,是因为原本单纯的小兴后期所设计的那些阴谋,几乎都是在为马进和自己谋福利,更因为小兴那句“哥,你下不了手的事,我替你下手”,如果在恶面前袖手旁观,其实你也是它的帮凶;而与此同时,姗姗开始对这一切进行审视,开始追问马进“这些都是真实的吗?”她要马进一个不折不扣的真相。

每个人心里都有过荒唐的,不堪的念头,但也都被毫不留情地遏制下去,可当你发现这些念头完全可以实现,并且不会有任何后果,你还能这么笃定地坚持吗?这是抛给马进的疑问,但也该抛给我们自己,尽管答案其实很难给出。

 善与恶的最后一次交锋,是在小兴对姗姗说“真的假的有那么重要吗?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时,当姗姗说出那句“重要”,其实也就悄悄宣告了善的胜利,但回顾整段荒岛生活,我们很难感到慰藉,因为本能和私欲早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结尾最后画上句号的,是剧里一贯见风使舵的老潘这句“同舟共济,齐心协力,靠的就是团结啊。”拙劣的粉饰太平就好像把未干血迹用白漆浅浅抹上一层,而暗色隐隐透出,像是不肯在众人刻意遗忘的记忆里偏安一隅,而还要再把荒岛上的荒唐事从头倒放,这一桩一件,够触目惊心吗?
 
而比这更让人震悚的是,这确实是真实的,愿我们永不必有直面最裸露人性的时刻,毕竟,你不知道小兴和姗姗哪个更占上风。

(唔...其实写的不是很满意,在电脑桌前吭哧吭哧卡了好久,但大概意思也就这样啦,我还是比较偏向于觉得《一出好戏》蛮黑暗的,尽管是大圆满结局,但有不同意见的小伙伴欢迎交流,晚安w)
(ps:发誓使我克服拖延症_(:з」∠)_)

评论(3)

热度(14)